奇书楼小说网

第四章 化险为夷

2019-03-01 16:33:3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越积越厚的乌云覆盖了九五岛,这乌云的厚度,就是繆辰的怒气度,因为随着临近大瀚皇朝的皇宫,繆辰感觉到玄武金甲的气息越來越小了,甚至,若有若无到快沒了。

    玄武金甲之上蕴含无尽至尊气息,这是遭到多么残酷的玷污,才会让至尊气息消失,被炼化成法宝了。

    “吼。”

    繆辰仰天一声长吼。

    “轰咔咔咔。”

    无数电闪雷鸣爆炸而起,恐怖的天相,引得九五岛无数百姓都露出惊恐之色。

    皇宫不远处的商城。

    锦衣卫指挥使蒙泰正在商城一个大院之中,审问一群贪官。

    众贪官尽数被被捆绑起來,瞪大眼睛看向蒙泰。

    “蒙泰,你敢,你敢,我叔父是当朝礼部尚书,昔日跟随皇上打天下的大掌柜,你敢动我,我叔父不会放过你的。”为首官员吐了一口血依旧瞪眼吼叫道。

    蒙泰手中抓着一份册子,旁边正站着一群锦衣卫,一起看向蒙泰。

    “皇上立国,大赦天下,一切税负减免三年,你商城却是苛捐杂税不断,民不聊生,任人唯亲,卖官售爵,私吞灾粮,陷灾民之苦于不顾,中饱私囊,假公济私,致使商城灾民有八百饿死。”蒙泰双目一寒。

    “你,你想怎么样。”那官员瞪眼道。

    蒙泰冷冷道:“我奉旨查案,有先斩后奏之权,斩了吧。”

    “是。”

    “什么,你敢斩我,我叔叔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的。”那官员瞪眼吼叫道。

    “不是斩你,而是斩你满门,锦衣卫做事,不留活口,斩草要除根。”蒙泰淡淡说道。

    说完,蒙泰扭头走出了小院。

    那官员却是瞪大眼睛,满眼惊悚,不留活口,斩草除根。

    “不,不,不要。”那官员惊恐的吼叫了起來。

    蒙泰一声令下,锦衣卫快速动了起來。

    四周,一些沒有被查的官员,却是猛地一激灵,这是灭门的锦衣卫啊,所到之处,血流成河。

    蒙泰扭头望去,那些观望的官员陡然一激灵,低头快速走开了。

    回去以后,一众官员马上写信向上传递,准备激起朝中群官对锦衣卫的弹劾。

    可弹劾又有何用,古海设立锦衣卫,就是用來监察天下的,况且如今古海乾纲独断,古海不予理会,谁又能耐锦衣卫何。

    蒙泰长呼口气,这种生杀大权在握的感觉,的确舒适,只是这大瀚皇朝真的能够与神洲大地上一众运朝媲美吗。

    “轰。”

    陡然,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嗯。”蒙泰脸色一变抬头望去。

    却看到,无数雷电正在向着大瀚皇宫方向汇聚,电闪雷鸣也在剧烈震荡一般。

    “这是,这是谁,这么大的气势。”蒙泰脸色一变。

    “呼。”

    蒙泰冲天而上,向着皇宫方向飞去。

    皇上这才开国,就树立了这么大的敌人。

    “这是,这是开天宫级别强者的气势啊,大瀚皇朝不会这么就沒了吧。”蒙泰眼皮一阵狂跳。

    天空乌云密布,大瀚皇宫之处更是显著。

    在皇家赌场度假村的一众修者们,尽皆脸色一变,这是一股滔天气势啊,隔着那么远都能感受到那恐怖至极的气息。

    上官痕住处。

    颇大的玄武金甲,此刻已经被上官痕切片吃到最后一片了。

    陡然,天空电闪雷鸣,暴雨倾落,让进食中的上官痕眉头一挑,看向门外。

    “这是玄武的气息,繆辰。”上官痕眉头一挑。

    优雅的叉起最后一片玄武金甲,放入口中。

    站起身來,平整了一下衣服,缓缓走出屋外——

    “轰。”

    繆辰身影骤然出现在了大瀚皇宫之外,一股狂暴的风雨随着繆辰一停,席卷整个皇宫方向,大雨倾盆。

    繆辰就站在大雨之中,闭起了双目,脸色越來越难看。

    “沒了,沒了,至尊金甲的气息,沒了。”繆辰脸上变的越來越狰狞了起來。

    而在此刻,冲天殿口。

    满朝文武尽皆赶來,一个个面露惊骇之色。

    古秦也是满脸焦急,得观棋老人的传承,自然明白这狂暴气息下的强者实力,这实力,自己的阵法还能挡住吗。

    “皇上。”群臣焦急的看向从冲天殿缓缓跨出來的古海。

    古海头戴平天冠,一身龙袍,缓缓的走到了群臣最前面,隔着很远,冷冷的看着对面高空中那面露狰狞的大汗。

    “父皇,这会不会是李神机留下的陷阱。”古秦担心道。

    古海点了点头:“应该就是玄武金甲引來的。”

    “好阴险的李神机,这人,可是开天宫的强者啊,我担心阵法会不会挡不住。”古秦面露难看之色。

    “玄武金甲,玄武金甲呢。”对面繆辰陡然一声咆哮。

    “轰。”

    一声咆哮之下,好似形成一场风暴一般,向着大瀚皇宫席卷而來,风暴所过,一众山林土石都被掀飞了起來一般。

    “嗡。”

    大瀚皇宫陡然冒出滚滚云雾大阵,将这股强大的风暴挡了下來。

    “轰、轰、轰…………。”

    满天百道天雷轰然而下,轰然撞击在大阵之上,大阵一阵摇晃。

    “父皇,我去通知上官痕,让上官痕将玄武金甲还给它,不然大阵快坚持不住了啊。”古秦焦急道。

    “住口。”古海一声冷喝。

    “啊。”古秦茫然道。

    “玄武金甲,已经是上官痕的了,不得为上官痕做主。”古海沉声道。

    “是。”古秦点了点头,但脸上依旧一片焦急。

    群臣此刻一片茫然。

    “朕,大瀚皇朝之主,古海,阁下何人,闯我大瀚。”古海沉声开口道。

    “皇朝,狗屁的皇朝,连气运都沒有,还皇朝,玄武金甲在你手中,马上还给我,否则,你这什么大瀚皇朝,犹如此地。”繆辰一声冷哼。

    说话间,一脚猛地向着地下一踏。

    “轰。”

    一个巨大的脚罡骤然出现,轰然压在了大地之上。

    大地之上,一座大山瞬间被踏平了,同时被踩出了一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大坑,滚滚大水向着内部涌去。

    大坑有千丈之宽,看的无数人都露出惊骇之色。

    一众官员面露惊恐:“这可怎么办啊,皇上。”

    度假村的一众修者也是一阵悚然,这一脚,是要将九五岛踏穿了吗。

    遥远处,蒙泰隔着很远就看到的犹如魔神般的繆辰,也是眼皮一阵狂跳。

    “这是哪來的变态。”蒙泰惊骇道。

    一脚下,满朝震惊,只有古海面不改色。

    一国之君,为天下表率,任何时候,都必须保持镇定。

    古海目光冰冷,摇摇头道:“阁下辱朕大瀚,是想向大瀚宣战吗。”

    “宣战,就凭你。”繆辰冷笑中带着一股不屑。

    “哼。”古海一声冷哼。

    而这时,不远处上官痕却是快速上前。

    “皇上,此事皆由我起,还请皇上将此事交给属下,属下必给皇上一个交代。”上官痕忽然一礼道。

    “嗯,上官痕,你不必如此,此事,大瀚接下了。”古海安慰道。

    上官痕心中一暖,知道这是古海在护着自己,古海这是用一国的命运,保护自己这个不愿臣服的人。

    “不,皇上,请相信属下,属下不是冒险,而是确实能解决,请将此事交给属下。”上官痕郑重道。

    古海盯着上官痕看了一会,见上官痕不似作假,最终点了点头。

    “多谢皇上信任。”上官痕应声道。

    古秦等一众大臣茫然的看着上官痕。

    就是遥远处快速飞來的蒙泰,也是露出一股茫然之色。

    却看到上官痕扭过头來,缓缓的一步一步向着繆辰走去。

    “哈,哈哈哈哈,还真是不自量力啊,派这一个人,就敢來对付我,哼,今天我不将你这什么狗屁皇朝踏平了,我就不信繆。”繆辰一声大喝。

    “轰。”

    一股狂躁的气息再度出现,其后背之上,陡然出现一个巨龟虚影,一股恐怖的气势压下,一众朝臣顿时脸色狂变,似乎要跌倒在地。

    “繆辰,放肆。”上官痕陡然一瞪眼喝道。

    “嗯,你知道我。”繆辰冷眼怒道。

    “看我的眼睛。”上官痕冷冷的说道。

    繆辰顿时看向上官痕眼睛,探手准备抓來,冷声道:“小东西,不知死活……。”

    可话说到一半,繆辰陡然瞳孔一缩。

    上官痕一步一步走來,满天大雨落在其身上,上官痕却并不在意,而是瞪着繆辰。

    繆辰盯着上官痕的眼睛,看到上官痕那狰狞不屈的眼神,陡然一激灵,这眼神,似曾相识。

    一步一步走來的上官痕,看起來无比渺小,但,在繆辰眼中,那步伐好似有着万钧之重,狠狠的敲击在天地间,发出战鼓般声响。

    “这眼神,这眼神。”繆辰眼中的惊疑,慢慢的变成了惊骇,一种无以复加的震惊。

    “这,这怎么可能。”繆辰惊骇道。

    “嗡。”

    周身气势骤然散去,满天乌云也忽然散去一般。

    “你是,你是,不可能的,你是…………。”繆辰忽然变的惊恐的叫道。

    “你站那么高,是想要让我拜你吗。”上官痕淡淡的说道。

    繆辰陡然一激灵。

    “不,不,属……。”繆辰惊恐中带着狂喜的坠落而下。

    “放肆。”上官痕眼睛一瞪。

    繆辰的话说到一半,顿时闭嘴不言。

    “在皇宫外候着。”上官痕冷声道。

    “是。”繆辰应声道。

    呼5020

    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35897579773/32846786'>

    繆辰飞落在皇宫之外,安静的等候之中。

    远处,蒙泰看着恢复晴朗的天空,茫然的看着远处刚才还嚣张跋扈的强者,忽然变的如鹌鹑一样乖巧。

    “这上官痕,到底什么來历。”蒙泰脸色狂变道。

    “大瀚皇朝,大瀚皇朝,皇上,你从哪招募的这人。”蒙泰心中一阵翻江倒海。

    深深的吸了口气,扭头,蒙泰飞了回去。

    如今,还是将自己分内之事做好吧。

    上官痕的几句喝斥,就让如此强者乖乖听话,这也瞬间打击的度假村无数修者一阵体无完肤,本來还准备找个机会抢夺大地龙脉呢,虽然已经死了近百的元婴境,但,终究有机会不是吗,也就古秦、古海会布阵,大臻还有什么。

    可眼前是什么,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鬼,大瀚皇朝到底还有多少变态。

    满朝文武此刻也瞪大眼睛看着上官痕。

    对于上官痕不肯受官,很多人还心里讥笑,这人傻了,可此刻一看,是他傻了,还是我傻了。

    上官痕扭头,看向古海,恭敬一礼道:“皇上,属下先行告退了。”

    “嗯。”古海点了点头。

    上官痕却是快速向着皇宫外而去,毕竟,那繆辰还在皇宫外焦急的等候之中。

    “父皇,这上官痕,到底什么來头。”古秦眼中闪过一股复杂之色。

    “他想说的时候,会说的,好了,散了吧。”古海淡淡道。

    “是。”群臣应声道。

    ps:第一更,有兴趣可以加观棋微信公众号:aig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