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迟来的墨大人

2019-03-01 16:33:2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本街第一琴楼外的大街上!

    四周无数修者盯着那已经结束的棋盘,都是一片寂静,很多人早已僚好了袖子,直等到古海被欺负了,好上去帮忙,好报不久前之恩。

    可眼前,这不是银月第一棋楼的大掌柜姜天奇吗?他的棋道不是很厉害的吗?

    号称银月城十大棋王之一呢。这什么个情况?

    被古海的落子杀的片甲不留?这一次被吞一百枚子啊,这是逆天的节奏啊。古大师下棋也是那么厉害?凑巧的吧?

    “∠,a︾nshu←ba.好,古大师下的好!”

    “古大师赢了,快,将银月第一棋楼过户给古大师!”

    “哈哈哈,好,古大师下棋也厉害!”

    …………………………

    ………………

    ……

    四周修者顿时欢呼了起来。

    龙婉清一副理所当然,你要是斗琴,古海没有琴道意境,还未必能赢,你非要比下棋?你这不是作死吗?

    果然,千岛海终究太偏僻了,古海在千岛海的棋力根本没有传过来,银月城也就自己和一众属下知道古海棋力。

    这不是坑人,这是安少爷自找的。

    龙婉清也笑了起来:“何城主,你既然做了主持,现在有着全城人做见证,胜负已定,现在可以进行产权过户了吧,这可是安少爷用了吕阳王的名义对赌的哦!”

    何世康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丝为难。

    “这是怎么回事?姜天奇,你不是说你一定会赢的吗?你不是说你会赢的吗?”安少爷瞪眼怒道。

    安少爷感觉自己要疯了,这可是银月第一棋楼啊,虽然比不上天下第一琴楼,但在银月城也是一个巨大的产业啊,每年能给爷爷带去大量军费。

    自己将天下第一琴楼搞垮了,已经不知道怎么跟爷爷交代了,如今难道又将银月第一棋楼也送出去了?

    安少爷已经能够想象爷爷的责罚是多么的可怕了。

    “不,安少爷,巧合,凑巧,一定是凑巧!”姜天奇瞪眼指着棋盘叫着。

    “什么凑巧?什么凑巧,你跟我说,什么凑巧?你把银月第一棋楼输出去了!”安少爷瞪眼怒道,那眼神之中,好似要杀了姜天奇一般。

    四周一众属下看到安少爷那睚眦俱裂的神情,谁也不敢上前去劝。

    姜天奇一个激灵,马上叫道:“安少爷,我要跟他再下一局,再下一局,是凑巧,是凑巧,他是凑巧赢我的!”

    安少爷眼中尽是杀意。

    姜天奇再度坚决道:“安少爷,你知道的,古海只是琴道厉害,棋道他是懵的,我能赢他,我看过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你知道的,那是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那可是能够布置二十八天地纵横大阵的棋局啊,古海肯定下不过我,我有残局八篇,我有残局八篇,肯定能赢,肯定能赢,再给我一次机会!”

    安少爷红着眼睛瞪着姜天奇。

    “安少爷,相信我,我一定将古海输到倾家荡产,我一定让古海输到跪在你面前,任凭你辱打!”姜天奇赌咒发誓道。

    安少爷的神情慢慢缓和了下来。

    “安少爷,承让了!”古海微微一笑道。

    安少爷却是丢开姜天奇,看向古海道:“不行,你必须再下一局!”

    四周修者一听,顿时很多人都炸毛了。

    “什么?愿赌服输,安少爷输了不认?”

    “吕阳王怎么生了这么个嫡孙?”

    “出尔反尔,吕阳王的名声都给你丢尽了!”

    ……………………

    ………………

    ……

    四周无数修者瞪眼怒道。

    “哦?安少爷的意思是,重新赌?还是刚才你说以吕阳王名义对赌的,不算?”古海笑着说道。

    “刚才的算,愿赌服输,该你的,就是你的,我王府在银月城的产业,可不止这些,还有其它产业,我要继续跟你赌,用别的产业跟你赌,你必须赌!”安少爷瞪眼喝道。

    安少爷此刻也是急疯了,天下第一琴楼倒闭也就算了,银月第一棋楼必须保住,必须赢回来。

    “还是姜天奇和我对弈?”古海皱眉道。

    “不错,还是姜天奇,不过,这次,却是残篇,姜天奇从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中悟出的残篇!”安少爷瞪眼喝道。

    一旁龙婉清静静的站在一旁不说话,此刻已经无力诉说什么了?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还残篇?姜天奇都没有悟透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就敢创造残篇为难古海?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安少爷是否先将之前的兑现了?这样我才能继续陪这位姜大掌柜下棋啊?”古海笑道。

    “过户!”安少爷大手一挥。

    城主何世康却是长呼口气,点了点头。

    顿时,一众官员快速进行产业过户了起来。

    众人耐心的等候之中。

    古海微微一笑道:“安少爷,此次可是当着城主、当着全城人的面,产业过户了,别过几天,又来闹产业纠纷啊!”

    “哼,是不是你的,还不知道呢!”安少爷冷声道。

    “去,带领一批人,前去银月第一棋楼,接管棋楼!”古海对着一个大瀚官员说道。

    “是!”那大瀚官员应声道。

    顿时,一众一品堂弟子在几个大瀚官员带领下,和安少爷的一些属下,前往银月第一棋楼交接去了。

    “姜天奇,你给我听清楚,你要是再输了,就提头来见我吧!”安少爷冷声道。

    “是!”姜天奇应声道。

    “去准备残局吧!”安少爷沉声道。

    “是,只是属下有些担心,我有八篇残局,各有千秋,一时不知道该选哪个!”姜天奇皱眉道。

    “那就八篇一起,一局一局下,一个产业一个产业和他赌,你输一局,丢一个产业,你赢一局,古海前面赢去的,包括本街第一琴楼,一起给我!”安少爷冷声道。

    “什么?这不公平,对赌筹码不等!”

    “安少爷那些产业,怎么比得过本街第一琴楼?”

    “是啊,用古海所有的产业,和你一个产业对赌?这不公平!”

    ……………………

    ………………

    ……

    四周修者惊怒着叫着。

    “肃静!”城主一声冷哼。

    四周大军再度将一众修者向外挤了挤。

    “古海,你赌也要赌,不赌也要赌!”安少爷盯着古海,红着眼睛道。

    古海古怪的看看安少爷,最后露出一丝苦笑道:“安少爷,其实呢,这些天下来,我心里的气也消了,你也损失不少,我看算了吧!一切到此结束,如何?”

    “安少爷,古海他怕了,他害怕了!刚才只是巧合,他害怕我的残局了。”姜天奇顿时惊喜道。

    “不行,你必须赌!”安少爷瞪眼道。

    古海看看姜天奇,微微一笑道:“姜掌柜,为了讨好安少爷,你要赌我全部身家?你想将我推入坟墓,却不知,你在给自己挖坑?”

    “哼,妖言惑众,刚才你只是侥幸,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不是你所能理解的,你以为你还会赢?无知小儿!”姜天奇瞪眼喝道。

    “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呵呵!不过如此吧,是你将它想的太强了而已!”古海露出一丝冷笑道。

    “哈哈哈哈,那你来啊?”安少爷叫道。

    古海:“………………!”

    自己说的实话,为什么他们不相信呢?

    “好吧,准备好你们的产权证明,签下合约,摆盘吧!”古海无奈道。

    龙婉清站在一旁,一直默默无语。四周修者再度为古海担心了起来。

    姜天奇一脸得意,安少爷却是捏着拳头,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劲。

    对面,一座小楼之上。

    司马长空眉头微皱道:“难道古海说的都是真的?安少爷这还没爬出坑呢,就又掉下去了?”

    另一个小楼之上。

    婉儿仙子也是皱眉看着远处人群中心:“小人得志,哼,你能一直赢下去?”——

    银月城,南城门之处。

    一艘飞舟停了下来。

    从飞舟之上,下来一群身穿黑衣的属从,最前面,一个身穿灰衣的老者走在最前面。

    一群仙鹤车快速到了近前拉生意,众人收了飞舟,踏上仙鹤车。

    “墨大人,我们先去哪里?天下第一琴楼吗?”一个属下好奇道。

    “不,去银月第一棋楼吧,好久没有摸那‘推演棋床’了,那可是观棋老人留下的宝物,走,先去那里,哈哈哈!”墨大人微微一笑道。

    “是!”

    城门口,一枚令牌就轻易通过,向着城中一条街道冲去。

    没过多久,仙鹤车就停在了一个巨大的棋楼之前。

    “快,快,这些东西搬出去!”

    “快搬出来!”

    “限你们半个时辰,再不搬空,就不准搬了!”

    ……………………

    …………

    ……

    棋楼前,哄闹不已,无数修者在此围观之中。

    “银月第一棋楼,输给古大师了?”

    “好啊,要他们去找古大师麻烦,报应啊!”

    “活该!”

    ……………………

    ………………

    ……

    四周修者一片叫好。

    从仙鹤车上下来的墨大人却是脸色一变。

    “混账,你们在干什么?敢在银月第一棋楼放肆?”顿时有黑衣属下冲了上去。

    正在数落中的一个大瀚官员顿时眼睛一瞪道:“干什么?这是我家老爷的产业!银月第一棋楼,已经是我家老爷的了!”

    “嗯?大胆!”那黑衣属下顿时怒气。

    “你们什么人,这是古大师的店,你们想干嘛?”

    “不会是安少爷安排的吧,他也太输不起了吧?”

    ……………………

    …………

    ……

    四周无数围观的修者顿时挡在了黑衣人的前面。

    “回来!”墨大人一声大喝。

    那黑衣人皱眉中退了回来。

    “啊?墨大人!”顿时,原先搬物品的一个棋楼之人认出了灰衣老者。

    “哦?是你,这是怎么回事?银月第一棋楼,怎么易主了?”墨大人冷声道。

    那人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说起。

    墨大人双眼一眯道:“呵呵,连我都敢瞒?你还真是好胆色啊!你可知道瞒我的下场?”

    “噗通!”那人跪倒在地:“墨大人,不关我事啊,是安少爷带着掌柜去本街第一琴楼,和古海对赌,将棋楼输出去了!”

    “对赌?好大的胆子!姜天奇居然敢用王爷的产业和人对赌?他哥哥呢?姜天毅呢?不是要他多看着的吗?”墨大人眼睛一瞪道。

    “天下第一琴楼?天下第一琴楼也倒闭了!”那人跪在地上苦涩道。

    “混账,天下第一琴楼怎么会倒闭?他们人呢?安少爷呢?姜天毅、姜天奇呢?”墨大人冷声道。

    “他们还在本街第一琴楼处,好像还在赌着……!”那人苦涩道。

    “上车,带我去那什么本街第一琴楼,还有,将所知道的,全部给我说清楚,有敢隐瞒,全族尽灭!”墨大人冷声道。

    “是!”那人一激灵的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