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一百零九章 报仇女子

2019-03-01 16:32:5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古海一行飞舟,无论走到哪里,诡异的石碑就出现在哪里。

    “皇上,此事太过诡异了,怎么可能有人提前知道我们要去哪,哪怕要变动位置,他也早已料到一般,早早的就摆好了石碑。”高仙芝脸色难看道。

    “是啊,更诡异的是,除了石碑,一个人影也沒有,这是要干什么。”沐晨风目露复杂道。

    “停。”古海陡然脸色一变。

    “轰。”

    飞舟骤然停了下來。

    “古先生。”龙三千担心的看向古海。

    龙三千的一众下属也是面露担心,毕竟,眼前的一幕幕太过诡异了。

    “不能再走了。”古海沉声道。

    “嗯。”众人疑惑道。

    此刻,天已经黑了下來,而四周,却是乌云蔽日,山峦高耸。

    “刻石碑的人,好像能预测到我们的行程,不行,不能再走了,这是要将我们引入某个地方,走,原路返回,不能再走了。”古海脸色一沉。

    “将我们引入某个地方,怎么可能,沒有牵引我们啊,我们随机走的。”沐晨风惊讶道。

    高仙芝却是快速到了飞舟操控区,准备调转飞舟头,原路返回。

    “哼,现在才想起來,想走,都迟了。”陡然,一声冷哼在虚空中响起。

    “戒备。”

    龙三千脸色一变,一声大喝,大喝之下,飞舟陡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一道道大阵在飞舟上冒出,以防那声音的來袭。

    “轰隆隆。”

    却在这时,凭空冒出滚滚黑色雾气,瞬间笼罩飞舟的四面八方,一瞬间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皇上。”高仙芝叫道,等待古海发话。

    古海却是脸色一沉道:“这是一个阵法,不要妄动。”

    “哼,古海,我可是等你很久了,废了好大的心力,才把你引入这里,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黑雾中传來阴森的声音。

    声音非常诡异,好似一个女子,但好似经过故意改变,让人听不出是谁,但声音中带着刻骨的仇恨一般。

    “阁下是谁,为何与我有仇,你怎么知道我们会这样走。”古海沉声道。

    “哼,哼,哼,废话真多,动手。”那声音喝道。

    “是,天圆地方,黄泉秩序。”似又一人的朗喝响起。

    “什么,黄泉秩序,书道大阵。”沐晨风脸色一变。

    “书道,什么书道。”古海看向沐晨风。

    “琴棋书画,琴为首,书为本,堂主小心,书道就是规则,就是至理,秩序一笔,划分天地。”沐晨风焦急道。

    “轰。”

    陡然间,黑雾之中,冒出一条黄泉河,直冲飞舟而來。

    “糟了,快躲开。”龙三千脸色一变。

    但,不止这一条黄泉河,而是百条黄泉河一般。

    黄泉河包围了飞舟,触碰到飞舟阵法的一瞬间,阵法顿时诡异的消失了,法力全无。

    “破。”沐晨风探手一根权杖挥出,顿时变出百条树根直冲而去。

    “哗啦啦啦。”

    法力凝聚的树根触碰到黄泉河,顿时腐朽而起,转眼飞灰湮灭了。

    “这是。”众人脸色一变。

    “轰。”

    百条黄泉河淹沒飞舟,一瞬间,飞舟的所有阵法之力全部消失一空,飞舟失灵,坠落而下。

    “不要。”龙三千的一众下属惊吼道。

    “这是消法,一切法力尽皆全无。”沐晨风脸色一变。

    古海的血刀轰然斩向一个黄泉河。

    “轰。”

    刀罡骤然消失一空,也被消融了一般。

    古海脸色一变,踏步瞬间躲过黄泉河的冲击。

    “哗啦啦啦。”

    四周无数黄泉河顿时形成一道黄泉水幕,将古海与所有人隔了开來。

    众人虽然奈何不了这黄泉河,但,也沒受到多大的伤害。

    “黄泉灭法经,这是司马家族的,怎么可能,司马家族怎么会围猎古海。”龙三千脸色一沉。

    “皇上。”高仙芝等人快速冲击黄泉水幕。

    但,无论什么罡气还是法宝,触碰到水幕,顿时消去了一切法力。

    高仙芝向着黄泉水幕撞去。

    “轰。”

    高仙芝撞了进去,但,下一刻骤然从里面闯了回來。

    “我怎么又回來了。”高仙芝脸色一变。

    “沒用,这是书道阵法,书道就是秩序之道,是收录天地规则之道,天道要你无法去另一边,你如何都去不了的。”龙三千沉声道。

    “什么天道、书道,我不懂,皇上会不会有危险。”高仙芝焦急道。

    龙三千看着眼前黄泉水幕,露出一丝古怪道:“难道是他。”——

    黄泉水幕隔开了古海与其他人。

    一瞬间,四面黑雾尽皆被黄雾取代了,黄雾笼罩区域,古海感觉所有法力都无法施展出來,只要施展出,就马上消融掉了,手中血刀,也无法斩出一个刀罡,只是一柄普通长刀。

    “吱吱吱吱吱吱。”

    陡然间,虚空冒出一个个蝙蝠,张开血盆大口直冲古海而來。

    古海脸色一变,血刀顿时迎了上去。

    “砰砰砰砰。”

    顿时,大片的蝙蝠被古海一斩两半,但,蝙蝠太多了,古海一瞬间弄的狼狈不堪了。

    古海狼狈的四处跳窜,同时查探四周,果然,不远处一座小山峰之上,此刻正站着一群黑袍人。

    为首一个的身形似乎是一名女子,手中抓着一根长鞭。

    旁边一个黑袍人执笔凌空写字,在指挥着蝙蝠袭击古海一般。

    “咬死他,咬死他。”女子黑袍人寒声道。

    女子黑袍人发出的声音,正是先前第一个开口诅咒古海之人。

    “是。”旁边指挥蝙蝠的人一声应喝。

    手中抓着一直毛笔,毛笔对着虚空一划。

    “轰。”

    黄泉大雾之中,陡然再度冲出滚滚蝙蝠,这一次是之前的百倍,要一次将古海撕碎一般。

    古海的法力无法用,此刻防御差了不止一筹。

    “原來你们在这。”古海脸色阴沉。

    “轰。”蝙蝠一拥而上,瞬间将古海笼罩其中,古海被蝙蝠淹沒了。

    “吱吱吱吱吱吱。”

    但,蝙蝠中却传來一阵阵惨叫之声。

    “什么。”抓笔的黑袍人惊愕道。

    毛笔一挥。

    “轰。”

    蝙蝠散开无数,顿时看到古海的体表,正冒出一根根骨刺一般,好似刺猬的尖刺,瞬间将冲來的蝙蝠全部刺死了。

    尖刺。

    “这什么邪功。”一群黑袍人惊讶道。

    “哼。”古海一声冷哼,身形一抖,一对巨大的骨翅冒出。

    法力无法施展,但,骨头却是实体,骨翅一扇,古海就飞了起來。

    “去,杀了他,杀了他。”为首女子黑袍人恨声道。

    抓笔黑袍人用毛笔对着身边的三个黑袍人眉心写了一个字‘赦’。

    “轰。”

    那三个黑袍人却是陡然飞天而起,向着古海冲去。

    显然,写了‘赦’字,这个书道阵法对其就沒有影响了。

    最前面一个黑袍人顿时到了近前,一剑向古海斩去。

    古海面露狰狞,血刀也轰然斩去。

    “轰。”

    古海沒有刀罡,对方剑罡凶猛,但,血刀依旧坚固,与之相撞,顿时斩碎了剑罡,但古海也被斩飞了出去,退了近十丈。

    “藏头露尾的东西。”古海面露狰狞道。

    翅膀一扇,迎向三个黑袍人。

    三个黑袍人顿时长剑斩出,一道道剑气顿时直射古海全身而去。

    “吼。”

    古海一声大吼,可惜,终究沒有刀罡,血刀与剑罡相撞,身形再度爆退,而四周剑气却是直冲其身体。

    “轰。”

    古海体表冒出一层铠甲,顿时挡住了剑气。

    “哼,古海,我看你能挡得住几时。”三个黑袍人冷声道。

    显然,在施展法力下,古海只能狼狈逃窜,此刻古海再度被斩退,让三人觉得,古海坚持不了太久的。

    古海退到一座山峰之巅,大袖一甩,却是另一只手上陡然多出了一柄骨刀,绝生刀。

    绝生刀一出,古海面露狰狞,正要冲上去。

    “不对,有危险,小心那柄邪刀,退,不退,你们就要死了。”先前的女子黑袍人顿时惊叫道。

    “轰。”

    三个黑袍人好似极为相信一般,瞬间爆退无数。

    刚憋了一股狠劲的古海却是脸色一变,好似一拳打在空气里一般。

    不对,绝生刀什么气息也沒露,那女子黑袍人怎么知道绝生刀的恐怖。

    “轰。”

    古海翅膀一扇,向着一群黑袍人斩來。

    “小心那骨刀,那骨刀邪门,尽量避开。”女子黑袍人叫道。

    “是。”一众黑袍人应声道。

    先前执毛笔的黑袍人却是探手一划,顿时又一道黄泉水幕挡在了古海面前。

    绝生刀轰然斩去。

    “轰。”

    那黄泉水幕,却是诡异的被绝生刀撕开了。

    “什么,这骨刀能破了我的秩序”抓毛笔黑袍人惊叫道。

    古海速度很快,一瞬间就到了黑袍人群面前。

    擒贼先擒王,直冲那女子黑袍人而去。

    “大胆。”“放肆。”“保护郡主。”………………

    一群黑袍人顿时一声齐喝,一起举剑向着古海斩來。

    古海周身铠甲,刀枪不入,速度更爆发出來,太快了,眼看就要到女子面前,一刀将其斩下了。

    陡然听到郡主二字b8e2

    ng)'>

    古海脸色一变,绝生刀陡然变更方向。

    “轰。”

    古海被一群黑袍人斩飞了出去。

    不过有骨头铠甲,古海并沒有大伤害。

    “郡主,你是哪个郡主。”古海脸色一变道。

    那女子黑袍人也不再隐瞒,探手掀开黑袍帽子,冷冷的看向古海。

    帽子一掀开,顿时露出一个美艳的女子容貌,容貌和龙婉清有着几分相像,但,此刻看向古海却是一股生死大恨一般。

    “龙婉钰。”古海陡然想起流年大师给的画像,脸色一变,惊讶道。

    ps:抱歉,抱歉,今天迟了这么久,刚刚写好,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