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五十七章 古海的棋力

2019-03-01 16:31:1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主人,现在怎么办?”勾陈皱眉道。

    从满天圣人,十万参赛文修眼中,勾陈看到了一股满满的恶意,所有人都冷眼看着古海。

    满天圣人明显要四方文修攻击古海,让其遗臭万年。

    万圣大会,得圣人举荐,才能进入文道圣殿,如今,根本没有圣人愿意举荐啊,这好似杀父之仇一般看着古海,还能比吗?

    古海看了眼远处的大乾圣上,见大乾圣上神色未变,深吸口气道:“事情的确很糟糕,但,未必就是穷途末路,我先去棋斗区!”

    “可是……!”

    “你们三个,负责仔细观察琴、书、画的参赛者,挑出他们的杰作,到时再说,尽人事,听天命!”古海吩咐道。

    “是!”勾陈、长生、紫微微微苦笑。

    一众大乾参赛者却是一阵茫然,圣上这是什么意思?继续支持古海?

    不应该啊,现在满天圣人都生古海的气,再支持有必要吗?这群圣人,最后能够反过来举荐古海吗?不可能吧。

    众人一阵苦涩,有些嫉妒的看了眼古海,怎么这么好命的。

    不管如何,圣上的意志不可转移,所有人按部就班的在各区域准备比赛了。

    棋斗区。

    九公子主持,很快,约有一万人选择的棋斗。

    棋斗。十万文修,终究以棋斗的人数最少。

    “古先生,又见面了!”九公子笑着说道。

    “昔日一别,九公子别来无恙,可寻到替身?”古海笑道。

    “替身?谈何容易。别的先不提了,古先生待会小心!”九公子笑道。

    古海点了点头。

    一万人左右,转眼做了编号,古海编为一号。

    “棋斗者,一局定为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到,立刻分出胜负!过时不候!”九公子喝道。

    “是!”万个棋道修者应声道。

    古海微微一礼。

    缓缓的,万个棋道修者坐了下来。

    棋子摆下,立刻开始落子了。

    “啪!”“啪!”“啪!”………………

    整个棋斗区响起了一连串的落子之声。

    满天圣人此刻,也好奇的对着下方看来,特别是古海那盘棋。毕竟,别人记不住,但古海却被深深的记住了。

    没法不记住这参赛者,此人太过狂妄了。辱害圣人,还有脸继续比赛?

    古海面前的是一个红衣男子。

    “古海,得罪了!”红衣男子露出一丝冷笑,似乎还颇为兴奋之中。

    因为古海遭圣人厌弃,所以自己这盘棋肯定会受到圣人的关注,自己若是能够斗败古海,那圣人不是对我另眼相看?那不是圣人会感激我?

    我只要下败古海,圣人肯定会推荐我的,肯定会的。

    不,到时不止一个圣人,或许所有圣人都感激我,都推荐我,只要我赢了古海,那就能得第一?那就能进入文道圣殿?

    红衣男子看着古海,满眼的兴奋和恶意。

    “这位棋修,你口水滴出来了!”古海面色古怪道。

    “咻!”红衣男子顿时咻了一口,抹了抹嘴叫道:“快,开始吧,让我来打败你这侮辱斯文的家伙!”

    古海:“………………!”

    虽然不情愿与此人落子,但,古海终究是落了,一子一子落下,红衣男子一边淌着口水,一边兴奋的落子之中。

    一炷香后。

    “承让了!”古海淡淡道。

    “啊?什么?不可能的,你怎么能提那么多……!”红衣男子怎么也不相信这个结局。

    自己好歹也是岛上第一棋王,这一炷香,棋子就被古海吞的差不多了?

    承让了?这还是古海照顾了红衣男子的面子,再落子下去,就没地方下的。

    第一局,古海赢了。

    古海的棋盘自然也是所有人关注的目标。

    “好棋力!”远处准备作文的孔帝双眼微眯。

    “一炷香?对方全军覆没?好布局!”青帝沉声道。

    “哼,还真走运!”远处的太上巨子冷眼道。

    “不是一个级别的啊!”未来佛微微一叹。

    勾陈、长生、紫微却是游走于四方了,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四周无数文修看到三人到来,都是一脸鄙夷,可三人脸皮超级厚,根本没当回事。

    “画的真挫!”

    “写的什么玩意?”

    “这是曲子吗?”

    ……………………

    …………

    ……

    所到之处,得来四方厌恶。

    一个时辰转瞬而至。

    一万棋修转眼被赛选了一半,还剩下五千左右了。

    五千继续。

    又一个自大兴奋的蓝衣棋修,一样以为赢了古海,自己就能走上人生巅峰了。一阵大放阙词。吐沫横飞的在数落古海。

    古海皱了皱眉,没有理会,而是看向旁边一个侍从道:“麻烦换个棋盘,这上面已经全是口水了,我从不下口水棋!”

    “哼!”蓝衣棋修一声冷哼。

    一炷香后。

    “承让了!”古海淡淡道。

    蓝衣棋修瞪眼不信之中。

    再度刷去一半,还剩下两千五百左右棋修。

    第三个时辰。一炷香的时间里。

    “承让了!”古海淡淡道。

    “古先生厉害,在下心服口服!”终于遇到一个正常点的棋修了。

    还剩下一千两百五是个棋修。

    第四个时辰,一炷香的时间里。

    “承让了!”

    “第五个时辰,一炷香的时间里。

    “承让了!”

    “承让了!”

    “承让了!”

    ………………

    …………

    ……

    九个时辰之后,现场还剩下三十九个棋修。

    每一局,古海落子一炷香,对方就败了,败得极为彻底,败得干净利落。

    看的高空之上,一众棋道圣人一阵郁闷。

    “古海?他的棋道居然如此厉害?”

    “哼,我观旁边有几人不输于他,他只是没碰到高手!”

    “他要第一了怎么办?”

    “他怎么可能第一?”

    ……………………

    …………

    ……

    一众棋道圣人冷声交谈之中。

    大乾百姓却是看花了眼睛,也许比赛的人太多了,特别棋斗区的太多了,好多百姓都只盯着古海看了。

    那下棋干净利落的样子,看傻了好多人。

    “好厉害的古先生!”

    “难怪圣上看重古海!”

    “可惜,看重古海又有何用?圣人不选,有什么用?”

    第十个时辰,古海被故意轮空一轮,让别人落子。选出十九人,与古海进入下一轮。

    此刻,四方琴、书、画也渐渐的开始有人书写了。

    特别是画道之人,一个个开始提笔了起来,开始以‘小人’为题,画古海。

    当然,也有一些文修并没有故意针对古海,但,大部分都是以攻击古海为第一目标,因为,终究是圣人评判,需要投其所好。圣人要攻击古海,那顺着圣人思路来,或许圣人一高兴,就举荐自己了呢?

    画、画、画,一个个以古海为原型的丑恶形象慢慢画了出来。

    “古先生,貌似不妙啊,他们都在以你为恶,作画之中!”长生皱眉担心道。

    “那又如何?”古海笑道。

    “文道自有牵连,琴棋书道,我不清楚,但,他们恶化你多了,待会会影响你心性!”长生担心道。

    “哦?”古海疑惑道。

    “画道,可将心中意念通过画道抒发出来,他们对你古先生你,如今就是满满的恶意,那他们恶意心性通过画道抒发出来,却可能形成一个个幻境,影响古先生,古先生的画道意境定然受到攻击,那时……!”长生苦笑道。

    “等等,你说画道意境?我若有画道意境,会受到对方画道意境冲击?”古海好奇道。

    “是啊!”

    “假若我没有呢?”古海小声道。

    “怎么可能,古先生文修如此厉害,画道多多少少有点涉及吧!”长生愕然道。

    “呃,好吧,暂且不论吧!”古海微微苦笑道。

    画道意境,自己根本没有啊。

    那这群人对自己的攻击,岂不是无用之功。

    “刚才,你也看过他们作画了,他们在画我,要不,你也画我吧?”古海神色一动道。

    “我画?我怎么画?”长生茫然道。

    “他们画我为恶,你画我为善,不就行了?”古海疑惑道。

    “可是,我只会画蛋,除非你教我怎么画!”长生茫然道。

    古海:“………………!”

    长生说漏嘴了,古海也陡然明白了,为何长生总是要画蛋了,原来他主观创造力,只会画蛋。

    “那算了!”古海微微苦笑道。

    “别啊,古先生,我虽然只画蛋,但,你告诉我要画些什么东西,我也能按照你说的画出来!”长生马上阻拦道。

    长生闯了大祸,心中愧疚不安,自然想要弥补。

    “好吧,那这样吧,你看过朝会吗?就画一幅,我坐在龙椅之上,与群臣对答的画吧!”古海随口说了一句。

    “那个好,当皇帝训臣子非常威风,古先生,你放心吧,我一定画得好!”长生顿时保证道。

    “不许画蛋!”古海再度道。

    “放心,放心!”长生兴奋道。

    说着,长生兴冲冲的跑到一旁的书桌之处,开始准备作画了。

    作画前,长生表情中有着一股痴呆般的兴奋,好似想到某种禁忌的画面一般,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古海看到长生那‘咯咯咯’的表情,面色一僵,对长生有些不放心了起来。他会不会再画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

    想要去阻止,但,九公子传来唤声。

    “古先生,现在到了第十一轮,连你一起,还剩下二十个棋道选手,请就坐!”九公子开口道。

    “好吧!”古海微微一叹点了点头。

    看了眼长生,古海只能作罢,不去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