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六十八章 太子古明

2019-03-01 16:28:1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黄天朝气运金龙一声咆哮,一朝百姓尽皆听到了姬帝鸿的声音,纷纷举起右手,将力量借给了姬帝鸿!

    金龙咆哮,拖着滚滚百姓力量向着姬帝鸿俯冲而来,眼看姬帝鸿就有滔天力量,就可以撕开元始幡破封而出,力挽狂澜了。

    但,姬帝鸿此刻的脸上却露出惊骇之色。

    因为,不远处古海手中的蚩尤头颅,忽然平浮而起,满头长发四散飘舞,一对眼睛骤然睁开。

    蚩尤眼睛睁开的瞬间,嘴巴也发出一阵诡异的声音:“!#¥%&&*%#!”

    好似一窜咒语传出,继而,姬帝鸿的眉心陡然冒出滚滚黑气,黑气似乎带着姬帝鸿的某种力量,忽然飞离了姬帝鸿,直冲古海而去。

    “不,不,灵母神王之力?朕的,是朕的,不可能的!”姬帝鸿惊叫道。

    “你剥夺去的,终究不是你的,而且,没有我的帮助,你根本无法炼化我的灵母神王之力,待你受制时,无法碾灭我头颅的这段时间,我就可以重新夺回,哈哈哈!”蚩尤头颅发出一声狰狞的笑声。

    “蚩尤?你只是一股残念而已!”姬帝鸿惊叫道。

    “残念又如何?我就是残念,可,就算残念,也能夺回来,因为,这灵母神王是我炼化的,我想给谁才能给谁!”蚩尤面露狰狞道。

    “轰!”

    滚滚黑气直冲古海而去,古海一个激灵,灵母神王顿时张口猛地一吸。

    阵阵的大补之力,全部进入了古海体内,古海的灵母神王吸收之后,顿时冒出大片力量涌入古海的身体,就看到古海肉躯再度慢慢变黑了,变的越来越致密了。

    “二弟,谢谢你帮我奔走,这些灵母神王之力,是姜连山当年收集万古而得,现在,我消去上面一切我的印记,可方便你炼化,你用了我的饿珠,修的同源,你会肉躯无敌的,二弟,保重!”蚩尤头颅发出最后一声叫唤。

    “大哥,你放心,若有能力,我一定想办法复活你!”古海感激的一声大喝。

    灵母神王之力被强行抽取,姬帝鸿的皮肤顿时变的蜡黄了起来,却是滚滚力量离体,身体的虚脱。

    “朕的,都是朕的,蚩尤,朕早该将你毁灭殆尽,毁灭殆尽的,啊!”姬帝鸿面露绝望的大吼着。

    气运金龙俯冲而来,给姬帝鸿增加力量,都没能消除姬帝鸿的暴怒。姬帝鸿悔恨不已,暴怒无比。

    不过,更让姬帝鸿崩溃的事情发生了。

    却是轩辕城消失,外围有着一群山林,山林间站着大量的百姓、官员,可在一个偏僻之地,此刻正站着九个身影。

    为首一个,正是大黄的无星先生,无星先生站在中央。

    八个黑袍人各站一个方位,似形成一个八卦之图,催动着地上早已刻录好的符文。

    “开始!”无星先生一声大喝。

    “轰!”

    八卦之图,催动,顿时在高空之上形成一个巨大的八卦光影,八卦光影瞬间照射下两道巨大的光束。

    一束直冲无星先生,一束直冲远处被困住的姬帝鸿。

    “什么?”四方无数大黄百姓露出惊讶之色。

    却看到,姬帝鸿忽然全身一颤抖,眉心好似被撕裂而开一般,一个如小人一般的光团被拉扯而出。

    远处,无星先生眉心也是,一个如小人般光团飞出。

    在八卦虚影凝聚的光束之下,二人的小人,忽然间相互置换了起来,各自飞向彼此。

    “不,朕的神道剥夺,谁,是谁?”姬帝鸿面露狰狞惊吼道。

    -----------

    无疆天都。

    仓颉一直死死盯着轩辕城方向。

    看到元始天尊的出现,仓颉就跌坐在了石凳之上,知道姬帝鸿惨了,被古海点中了死穴。可接下来,蚩尤夺回自己的神力,却让仓颉露出一股苦笑:“不是圣上的,终究不是圣上的,唉!圣上,你低估了蚩尤!”

    胜负已定。

    可下一霎那,一个八卦光影的出现,却让仓颉悚然惊站而起。

    “神魄置换**,这是寿师手段,这是寿师手段?还有寿师?是未生人吗?”仓颉惊叫道。

    “不是!未生人站在寿元殿口,此刻也看着轩辕城方向呢!”古汉扭头看向不远处未生人。

    未生人,不,此刻无疆天都好多人都盯着轩辕城方向,看着那里的事态发展之中。

    “不是未生人?”仓颉也看到了不远处未生人。

    可,不是未生人是谁?

    “无星先生?”仓颉陡然惊怒道。

    仓颉终于看清八卦光影照射的另一个人了。

    无星先生?居然是无星先生?

    ----------

    轩辕城。

    “还朕‘神道剥夺’,还朕神魄!”姬帝鸿悲愤的吼叫着。

    被制住的一小会功夫,不但无敌的肉身被古海抢夺去了,就连自己的‘神道剥夺’也没了。换了个神魄,当无星先生的神魄入了自己眉心,姬帝鸿就分辨出来了。

    是无星先生,这神魄弱的可怜,一个垃圾透顶的神魄。

    我要这神魄有何用?

    “轰隆隆!”

    当所有百姓之力涌入姬帝鸿体内之际。蚩尤的灵母神王之力,已经全部到了古海体内,古海此刻,皮肤变成了黑色,想要复原,还需要一段时间。

    蚩尤也闭起了眼睛。

    古海将蚩尤头颅送入古之仙穹。

    另一边。

    无星先生也利用寿道之法,换取了姬帝鸿的神魄,抢夺了‘神道剥夺’!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啊!”姬帝鸿暴怒的一声大吼。

    “轰!”

    一声巨响,姬帝鸿调动一朝之势,庞大的力量轰然将元始幡炸开,即便强如元始幡,此刻也困不住姬帝鸿了。

    虽然力量达到了巅峰,但,却失去了两个最大的依仗,姬帝鸿的愤怒已然到了极致。

    怒焰冲天,焚烧虚空,巨大的气势,掀动的四方碎石炸射而起。

    姬帝鸿有三大仇人,元始天尊、古海、无星先生。

    不远处,元始天尊对于姬帝鸿挣破元始幡不管不顾,好似没看到一般,继续审问着风伯。

    风伯本能的一点点说出一切,姬帝鸿为何要杀害通天教主,如何动手,如何抹清痕迹的,一一道来。

    元始天尊拳头已经捏紧了,虽然没有调头看姬帝鸿,但,周身都在散发着刺骨寒意,一股杀气之强横,让四周虚空温度都下降无数了。

    外围的百姓,虽然看到姬帝鸿爆发出滔天怒焰,但,全身却在发抖,冷、怕、惊恐。

    不远处的古海,自然更能明白元始天尊的杀意。

    姬帝鸿如今调动一朝之力是厉害,可古海更看好元始天尊,因为他无情,他动怒起来,能毁灭一切。

    在南海愤怒,瞬灭南海所有生灵。在瑕疵仙穹愤怒,瞬灭瑕疵仙穹所有生灵。

    一言不合就杀全家的节奏。

    姬帝鸿调动一朝之力,又如何?元始天尊此刻的怒意,比上两次还恐怖,他愤怒起来,可以杀了大黄天朝所有人,那时,姬帝鸿的所有气运之力也根本无用。

    古海虽然与姬帝鸿有仇,但,大黄天朝百姓,终究不至于牵连致死,古海脸色一沉,想着对策。

    “无星先生?哈哈哈哈,朕待你不薄,待你不薄啊,你居然等到今天,就是为了夺朕神通,哈,哈哈哈,你、古海、元始天尊今天都要死,朕最恨的就是背叛,就先杀你!”姬帝鸿面露狰狞即将出手。

    不远处的无星先生脸色一变。

    无星先生原本只是想要浑水摸鱼,怎么会想到姬帝鸿会忽然针对自己?

    “父亲?”无星先生面露焦急之色。

    古海顿时喝道:“姬帝鸿,无星先生是大瀚太子,古明!是朕派他卧底你身旁的!”

    古海一声大喝,顿时引得姬帝鸿扭转头来。

    “你的儿子?”姬帝鸿眼中布满了血丝。

    “朕有四子,古秦、古汉、古唐、古明。日月星,无星就是日月,日月即是明,只是你一直没有看穿而已,有什么怒火冲朕来,朕等着你!”古海一声大喝。

    大喝中,古海顿时冲天而上。

    “好,好,好,冲你来,的确要冲你来,都是因为你!”姬帝鸿双目喷涌红光瞬间向着古海扑去。

    “周天十!”

    古海的诛生刀轰然向着姬帝鸿斩来。

    “给朕死!”姬帝鸿面露狰狞,一拳迎了上去。

    调动大黄天朝之势,何等巨大的力量,当年蚩尤降临轩辕城,就是被姬帝鸿这般打退的。

    “轰~~~~~~~~~~~~~~~~~~~~~~!”

    一声巨响,刀罡轰然而碎,强大的力量,更是瞬间将古海打入星空。

    姬帝鸿此刻的力量太强横了,根本不是古海所能抵挡的。

    “轰、轰、轰!”

    古海炸飞,撞碎百颗星辰,衣服炸碎无数。但,古海的肉躯却无碍,一点事也没有。在蚩尤的灵母神王之力涌入体内后,古海的肉躯强度,已然达至巅峰,这股巅峰的强横,即便撞碎大片星辰,皮肤上也连一点擦伤都没有。

    古海眼睛一亮。终于想到救大黄百姓之法。

    “姬帝鸿,你没吃饭吗?这一拳,怎么软绵绵的,哈哈哈哈!”古海一声大喝,声音顿时传到下方。

    姬帝鸿一拳打飞古海,本来要解决元始天尊和无星先生的,可听到高空古海的嘲讽,顿时脸色一冷。

    “你想早点死,那朕成全你!”姬帝鸿脸色一冷。

    探手,对着地上一拉。

    “昂!”

    大地之下,一条巨大的大地龙脉冲出,这是新的大黄龙脉,比昔日小出太多了,但,此刻依旧化为一柄长剑,被姬帝鸿抓着瞬间冲向星空。

    新的轩辕剑,威力不如当初,可姬帝鸿依旧要用它斩了古海。

    “轰!”

    姬帝鸿冲向星空了。

    星空上的古海眼睛一瞪,顿时向着星空深处飞去,要将姬帝鸿引入虚无之中。

    “轰!”

    新的轩辕剑斩出,古海再度衣服炸碎无数,身形再度被斩射入星空深处。

    根本不是姬帝鸿的对手,可姬帝鸿也根本伤不到古海,古海如今的肉躯,根本刀枪不入,就是轩辕剑也斩不开。

    渐渐的,无数百姓已经看不到古海和姬帝鸿的身影了。

    只剩下原地,元始天尊正询问着风伯,当然,这段时间下来,元始天尊也问明白了。

    “原来如此啊,呵呵,原来如此!”元始天尊露出一丝微笑。

    可就这一丝微笑,却带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意。

    无疆天都之处。

    仓颉深吸口气道:“这样的元始天尊,才是最可怕的,那么远,那么远,我站在这里,居然都能感受到他散发的杀气?好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