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一百二十四章 等不及的白自在

2019-03-01 16:28:0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诅咒?”众人身形一顿,一起看向龙婉钰。

    一瞬间,骷髅古海想到了那日元始殿广场,暝的几次强大诅咒,就连诸神圆满,都全部中招了。

    暝?

    “若是我看的不错,应该是巫族的‘九鼎夺神咒’!当年青龙至尊,就是中了此招,最终妖族一败涂地的!”龙婉钰担心道。

    “九鼎夺神咒?婉钰,你讲清楚!”骷髅古海再度问道。

    “九鼎夺神咒,此诅咒之术将姐夫的‘意识’连同‘神’一起,剥离肉身,传送至施咒人之处,施咒人一旦毁灭姐夫的‘神’和‘意识’,那姐夫这具本体,将再无意识,浑浑噩噩,变成白痴!”龙婉钰皱眉道。

    “是谁,如此歹毒!”陈仙儿面露恨色。

    “姐夫本体昏死过去,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保护三魂六魄不散,千万不要摇醒姐夫,一旦强行刺激醒了姐夫本体,三魂六魄没有意识约束引导,将会受到重创,姐夫也将瞬间元气大亏!”龙婉钰解释道。

    众女顿时小心了起来。

    “九鼎夺神咒?和夺神殿有关系吗?”古海皱眉道。

    将臣?众人露出惊讶之色。

    “九鼎夺神咒,其实不是将臣施展的,是血巫一脉,而且,还需要集齐血巫一脉的九鼎,需要消耗庞大的灵石数量,最少要两万亿上品灵石。”龙婉钰解释道。

    “两万亿?如此大的灵石消耗,天下没几个人能拿得出来!”龙婉清皱眉道。

    “血巫的诅咒?血巫?”骷髅古海陡然双眼一眯。

    昔日黄泉海处解封嬴勾,当时为嬴勾护法的,就是血巫大长老,当时古海可是和血巫大长老结怨了的。血巫大长老的神逃了出去,最终附体常明身上,带着常明也消失不见了。

    血巫一脉,和自己有仇的,只有这血巫大长老了?

    “那怎么解开诅咒?”林婉儿急切道。

    “带回姐夫的‘神’,让‘神’重归原位,就解咒了!”龙婉钰解释道。

    “可是,神在哪?”骷髅古海皱眉道。

    “血巫一脉的总坛,一个叫着‘地下血城’的地方。地下血城是一个诅咒之城,一入其中,切断一切与外界联系的感应,姐夫,你也感应不到本体所在吧?”龙婉钰回忆道。

    “不错,感应切断了。地下血城?在哪?”骷髅古海神色一动。

    “不知道,巫妖之战后,地下血城就经常换地方,如今在何处,我也不清楚!”龙婉钰摇了摇头。

    “现在怎么办?”众女一起看向骷髅古海。

    好在此刻只是本体倒下了,还有一个骷髅分身在,众人不至于六神无主。

    “要施展九鼎夺神咒,消耗如此庞大,凭借那残余血巫一族,肯定做不到,除了他们,肯定还有人支持了他们,支持他们的人,必须有着庞大的灵石积累!”古海沉声道。

    “天魔圣地?”陈仙儿眼睛一瞪。

    “不能排除其他任何人,不过,天魔圣地嫌疑最大!”古海沉声道。

    “那……!”

    “先稳住,对外宣布我闭关修炼了,引鱼上钩,其次,朕会派人询问仓颉先生,看他是否知晓!”骷髅古海皱眉道。

    “对,姐夫,你问问仓颉吧,我总感觉他可能是一个人……!”龙婉钰皱眉道。

    “谁?”古海疑惑道。

    “仓颉!”龙婉钰回忆道。

    古海:“…………!”

    “上古时候,也有一个仓颉,他是文修之祖,创造了文修,造字圣人仓颉,号‘人下一君,君上一人!’”龙婉钰回忆道。

    “哦?重名?”古海皱眉道。

    “我也不知道,本来我以为是重名的,毕竟一个文修,一个寿修,我说不好,可……,唉,我也说不好,姐夫,你自己猜吧,我跟仓颉也不熟!”龙婉钰摇了摇头。

    骷髅古海点了点头。

    现在可不是追究仓颉身份的时候,一切以先救本体意识为主。

    有着骷髅古海这主心骨,众人很快就有条理的安排了起来。

    众女负责古海本体的安全。同时全面保密昏迷的消息。

    骷髅古海悄悄安排下去,锦衣卫全面查探地下血城的消息,同时询问了孔宣、上官痕、未生人等一众大瀚强者,看是否有人知晓此地位置。

    同时,古海亲自前往轩辕城仓颉府,询问地下血城的位置。

    可当骷髅古海抵达的时候,仓颉府大门紧闭。

    “圣上,三天前,仓颉先生说要闭关,任何人不得打扰,说要布置一个阵法,有人干扰,会让他重创。让我们护法的!”一个锦衣卫千户恭敬道。

    古海眼皮挑了挑,最终微微一叹:“罢了,既然如此,那就谁也不要打扰仓颉先生!”

    “是!”

    骷髅古海没有强闯仓颉府,踏步回去,自己想办法了。

    骷髅古海并没有陷入急躁,因为本体意识和神消失的时候,还带走了一件物品。

    烛世青灯!

    古海曾单独询问过龙婉钰,烛世青灯上的火焰,就是烛龙口中蜡烛之火,虽然只是一小束火苗,却可以破解世间大部分诅咒。

    没有惊动群臣,只有少数一些人知晓古海中了诅咒。

    群臣还在收服着天下,一切有条不紊进行着,好像根本没有古海中诅咒这么一回事。

    但,两个古海都宣布闭关了。

    骷髅古海也不再处理政务,而是在静静等候之中。原本,还以为要等很久,却不想,第二天,对方就坐不住了。

    第二天深夜,万古阴都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咻!”

    身形一晃,进入了皇宫深处。

    一个白袍身影,出现在了镇地殿的殿口。却是天魔圣地的白无常。

    “咦?万古阴都,居然没有防备阵法?”白无常惊讶道。

    “也对,地下血城忽然大门紧闭,城池朦胧,应该是得手了,古海肯定昏死过去了,如今大瀚没有大乱,肯定封锁了消息。哼,双管齐下,待我偷得古海的肉身,古海将再无翻身的机会了!”白无常捏了捏拳头,非常小心的看了看四周。

    此次授命前来,一方面是要偷取古海的尸身,另一方面,却是要查探龙战国的情况。

    龙战国的存在,犹如鲠骨在喉,白自在一刻也不想耽搁。

    正在白无常要继续查探之际,镇地殿深处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白自在的人,都是一些鸡鸣狗盗之辈?”一声冷喝从大殿深处传来。

    “谁?”白无常脸色一变。

    “匡!”

    大殿之门轰然打开。

    却看到,骷髅古海身穿龙袍,坐在龙椅之上,下方站在孔宣、蚊道人、龙神嬴三人。

    看到古海,白无常顿时一激灵。

    “古海?你没事?”白无常一脸不信道。

    地下血城不是已经城门紧闭了吗?

    “大胆白无常,敢擅闯万古阴都,还不束手就擒!”孔宣一声大喝,踏步飞了出去。

    “不可能的,你一定是假的,你不是真的古海!”白无常惊叫道。

    “轰~~~~~~~~~~~~~!”

    孔宣一道六色神光轰然甩出,轰然与白无常的一掌相撞,虚空猛地一颤,却没能奈何白无常。

    “孔宣,退开!”古海一声冷喝。

    “是!”

    孔宣瞪眼中退开。

    骷髅古海却是踏步跨出了镇地殿,看着半空中惊疑不定的白无常。

    白无常眼睛不断变化,好似在分辨古海真假一般。这不可能啊,不是诅咒成功了吗?古海怎么没事?

    古海探手取出戮生刀。

    “呲吟!”

    一道血光,顿时照亮整个天地。

    “我不信,古海,你肯定是假冒的!”白无常面露狰狞道。

    白无常可是诸神圆满,虽然他的诸神圆满比姬帝鸿差出很多,但,终究是诸神圆满啊,就算不敌,也自信能全身而退。

    就在白无常要试探古海真假之际。一个声音从西方传来。

    “白无常,回来,他是真的古海!”白自在的声音陡然传来。

    “嗯?”白无常脸色一变。

    猛地一抬头,却看到,气运云海一阵翻腾,似古海准备调动天空气运之力了。

    “周天十!”骷髅古海一刀轰然斩下。

    “嗡!”

    无尽血光刺亮天地。

    没有调动一朝之势,强大的刀罡,带着一股杀戮幻境,轰然与白无常相撞。

    杀戮幻境下,白无常一瞬间恍惚,仓促间一拳打出。

    “轰~~~~~~~~~~~!”

    一声巨响,白无常瞬间被戮生刀斩的倒飞而出,虽然没有受伤,但右拳发麻,已然确定了古海真实性。

    脸色一变,白无常调头射向天际。

    “站住!别跑!”蚊道人等人惊怒的要扑上去。

    “不用追了!”古海一声冷喝。

    “是!”

    古海却是扭头看向西方,目光直接转向天魔圣地寅神殿方向。

    白自在站在寅神殿口,也是疑惑的看向骷髅古海。难道诅咒失败了?

    “白自在?你这是何意?元始天尊逆天前,你想要挑起全面战争?不用派遣白无常来,你亲自前来岂不是更好?”古海脸色阴冷道。

    “呵,古海,凭你,还不是我对手!”白自在冷冷的说道。

    “你可以来试试!”古海冷声道。

    白自在双眼微眯。却是心中无比郁闷。古海如今的底细,自己也查不清。上次一指头败朱六六,自己也做不到,如今,大瀚疆土达至天下最大,其调动气运之力,也最为强大。时间越久,古海气运之力越强,再往下去,就不是忌惮龙战国了,就连这古海,也奈何不得了。

    这也是,白自在宁可在这个时候动手,冒着得罪元始天尊,也不想让古海坐大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