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93章 093:校花竞选大赛第二轮

2018-08-03 16:35:51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第93章093:校花竞选大赛第二轮
  
      陈青青回了一个挑衅的眼神给她。
  
      怎么样?
  
      第一轮被我赢了吧?
  
      看你还那么嚣张!
  
      陈青青扯高气昂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只感觉屁股下一凉。
  
      她猛地一起身,却连整个座椅都带了起来。
  
      瞬间就傻眼了。
  
      妈的,这是被黏住了?
  
      她抬头就怒冲冲的向杨澜婷看去,却听她一脸惊讶道:“哟~~!这是被黏住了?”
  
      “杨澜婷,你敢说不是你干的好事?”
  
      “敢啊~~!你又没有证据,我怕个毛啊!”
  
      “杨澜婷,你他妈找死!”
  
      妈的,她就泼了她果汁而已,她直接就给她泼万能胶了!
  
      这死女人要不要这么狠心啊?
  
      话落,就见司徒枫和顾南锡一起结伴走进了教室。
  
      听见陈青青的怒吼声,司徒枫下意识的皱眉道:“你们俩这又是怎么了?”
  
      陈青青一脸欲哭无泪道:“她泼胶水在我座位上了,我整个人都黏椅子上了。”
  
      这下该怎么办啊?
  
      她都不敢用力把凳子拉下来,要是把裤子给拉破了怎么办?
  
      还不得露屁股啊!
  
      而且,她感觉胶水特别多,已经侵湿到她的皮肤上了。
  
      不会脸底裤都黏在屁股上了吧?
  
      要是这样,她下午还怎么穿泳衣去参加比赛啊?
  
      杨澜婷绝对是故意的!
  
      妈的,这个阴险的毒妇!
  
      司徒枫一听,走过去瞧了瞧,皱眉道:“这可不好办,澜婷,这真是你做的?”
  
      杨澜婷赶紧说道:“怎么可能?我才没有这么无聊呢!会不会是她得罪了什么人啊?”
  
      装!你给劳资装!
  
      妈的。
  
      陈青青感觉自己的肺都快给气炸了。
  
      哭丧着脸看着司徒枫说道:“司徒枫,我现在该怎么办?被这么黏着,我下午怎么去参赛啊?”
  
      “没事,我帮你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啊?”
  
      “呃——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我会召集人马帮我想办法。”
  
      陈青青:“……”尼玛那还不如老娘自己找人帮忙想办法。
  
      陈青青掏出手机,给花暮年、路和风、路遥遥、爷爷全部都发了条求救短信。
  
      内容为:“救命呐!屁股被黏在凳子上了怎么办啊?特别强劲的胶水,我一起身凳子都跟着起来了,下午还要参加校花竞选大赛,求想办法!”
  
      路和风回复道:“谁干的?故意让你参加不了比赛?”
  
      陈青青回复他道:“最佳嫌疑人杨澜婷,不过没有确切证据,多半是她了,学长,求赶紧帮忙想办法。”
  
      对方回复道:“稍安勿躁!”
  
      然后陈青青又收到了路遥遥的短信:“青青,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帮你问问同学啊!”
  
      陈青青回复道:“小心,切勿暴露!”
  
      陈爷爷回她短信道:“乖孙女啊!这又是怎么了?我一看见你喊救命我的心脏就发慌,外面的社会不好混呐,还是回京城自己的地盘来吧!”
  
      陈青青回复他道:“爷爷~~~!没事儿,小事一桩啊,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好的办法。”
  
      约莫过了五分钟,都纷纷回复了短信。
  
      路和风:“抱歉,青青,爱莫能助。”
  
      路遥遥:“青青,想到办法了,拿吹风机对着黏住的地方吹,就可以溶解胶水。”
  
      爷爷:“拿吹风机吹,好像可以。”
  
      两个人都说吹风机有用,那肯定有用。
  
      陈青青正准备让司徒枫去帮忙给她找吹风机来,整个人却被司徒枫连人带凳子给抱了起来。
  
      她吓得惊呼一声,吼道:“司徒枫,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抱你去宿舍啊!”
  
      “去宿舍干嘛啊?”
  
      “把裤子撕了,换下来——”
  
      “呃——谁出的馊主意?还不快放我下来,我找到办法了。”
  
      司徒枫听话的将她放了下来。
  
      问道:“什么办法?需要我帮忙吗?”
  
      “需要需要,正要找你呢!快去帮我找个吹风机来。”
  
      “要吹风机干嘛呀?教室里又没有插座口。”
  
      “那就连个插座口过来,快点,我才不要屁股上黏着个凳子出去见人呢!”
  
      那还不得丢人丢死?
  
      她可是要参加校花竞选大赛的人,要注意公众形象,绝对不能丢人。
  
      司徒枫想了想,说道:“好吧,我这就安排人过去办。”
  
      “司徒枫,谢谢你。”
  
      “跟我客气什么。”
  
      呃——跟你确实不需要客气。
  
      如果没猜错的话,司徒枫对她的事怎么殷勤,保不准就是在追她。
  
      而陈青青向来对于追求者,就是能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
  
      至于不愿听从使唤的,有多远滚多远!
  
      半个小时后,插座口连接好了,吹风机也找来了,司徒枫想要亲自动手帮她吹。
  
      却被她无情的拒绝了!
  
      笑话,女孩子那个地方是能随便吹的么?
  
      陈青青喊张芳芳来帮她吹得,吹了十多分钟,胶水才被溶解,她整个人终于从胶水里被解救出来。
  
      然后急匆匆的回宿舍里换裤子去了。
  
      再回到教室,居然已经上课了,还是老巫婆的课。
  
      老巫婆见她迟到,脸色很不好看,语气嘲讽道:“陈青青,别以为你参选了校花竞选大赛就能公然逃课。”
  
      “老师,你误会我了,我被人陷害了。”
  
      “怎么回事?”
  
      “就因为我昨天参加才艺大赛得了冠军,就有人嫉妒我,在我椅子上泼胶水,把我黏在上面,我好不容易在同学们的帮助下解脱了,回宿舍换衣服去了,就迟到了。”
  
      “是谁干的?居然这么缺德?”
  
      “就是,简直太过分了,我下午还要去参赛呢!”
  
      “你赶紧回座位上去上课,老师一定会帮你查清楚的。”
  
      “谢谢老师,其实我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了,除了她,好像没别人了。”
  
      闻言,杨澜婷整个身子一僵。
  
      不是吧!
  
      陈青青不会是要跟老巫婆指证她吧?
  
      正担心着,就听班主任说道:“谁?”
  
      “杨澜婷!因为她的座位上次被人泼了果汁,她一直都觉得是我做得,再加上昨天我赢了比赛,她嫉妒我,就陷害我了,目标是让我下午不能及时参赛,这样她就能拿今天的比赛冠军了。”
  
      班主任想了想,竟然说道:“有道理!杨澜婷,你下课跟我去办公室一趟。”
  
      杨澜婷:“……”陈青青你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贱人!
  
      居然找老师告状!
  
      还说她嫉妒她?
  
      她会嫉妒一个丑八怪?
  
      “老师,不是我!陈青青的口述根本就不成立,老师你觉得我会去嫉妒陈青青这个丑八怪吗?”
  
      班主任皱眉道:“不管是不是你,下课都跟我去一趟,谁让目前而言,就你嫌疑最大呢!还有,请不要觉得自己长得美就老说别人丑八怪,陈青青可是赢了才艺冠军的人,代表着我们学校的内涵,明白了吗?”
  
      陈青青赶紧附和道:“就是~~!”
  
      杨澜婷怒瞪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暗叹自己真是失算了,整陈青青的法子多得是,干嘛要选这种明目张胆的啊!
  
      上午第一节课下课之后,杨澜婷去了班主任办公室,足足两个多小时才被放回来。
  
      一回来就恶狠狠的瞪了陈青青一眼,说道:“陈青青,你给我等着!”
  
      陈青青不怕她,挑眉道:“有什么阴招尽管放马过来。”
  
      第二轮比赛在学校专门举行游泳比赛的露天游泳馆里举行。
  
      两点半开始。
  
      陈青青提前了半个小时进去比赛现场做准备。
  
      因为都要提前去领取各自型号的泳衣。
  
      她本以为自己来得算早的,却被告知是最后一个到场的。
  
      管理发放泳衣的工作人员皱着眉头告诉她道:“你怎么来这么晚?你的泳衣被你的朋友帮你领走了。”
  
      “我的朋友?叫什么?”
  
      “没说,只说跟你是好朋友,就帮你领走了。”
  
      陈青青:“……”怎么感觉又要被阴了?
  
      难道又是杨澜婷搞的鬼?
  
      她掏出手机,给司徒枫打了个电话。
  
      “喂,司徒枫,我的泳衣被别人领走了,你能帮我准备一套吗?要跟比赛款式一样的。”
  
      “尺码发来。”
  
      “呃——”尼玛居然没想到这个。
  
      难道她真要报三围尺码给司徒枫吗?
  
      她不肯给,电话那头司徒枫还很不好意思呢!
  
      泳衣——
  
      比基尼吗?
  
      脑海里不自觉的出现上次陈青青在河边浑身湿透的模样,幻想着陈青青穿泳衣的画面。
  
      再一次忍不住血脉膨胀了起来。
  
      不自觉的抹了一把鼻子。
  
      还好,没流鼻血——
  
      见陈青青犹豫不肯报尺码,他自己在电话里猜测了几个数字。
  
      只听得陈青青火冒三丈!
  
      “司徒枫,你这个流氓!”
  
      然后把电话给挂掉了。
  
      司徒枫直接愣住了,心想,这是猜对了?
  
      他只是照着上次看见的画面,随便猜的啊!
  
      陈青青会不会以为自己没事就偷看她才猜出来的啊?
  
      最终,司徒枫办事的效率还是挺快的,在比赛前的十分钟,准时叫张芳芳将泳衣送到了陈青青手中。
  
      张芳芳送泳衣来的时候,一脸八卦道:“青青,这可是司徒枫亲自为你准备的泳衣哟~~!”
  
      “没办法啊,被人使坏把泳衣给拿走了,只能找他帮忙了。”
  
      谁让他办事效率快呢!
  
      呃——其实还能找路和风,但却在遇到麻烦后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人就是司徒枫。
  
      完了完了——
  
      这是要栽了么?
  
      比赛即将开始,陈青青换上了泳衣,学校里准备的泳衣并不是比基尼,相反很保守。
  
      身体该遮住的地方都遮住了,而且还超级显身材。
  
      在即将登场的前五分钟,陈青青的手机突然收到两条一模一样的短信。
  
      是爷爷和路遥遥发来的。
  
      短信内容为:“青青(乖孙女),大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