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42章 142:原来都是在演戏

2018-08-03 16:35:2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第142章142:原来都是在演戏
  
      他沉默的离开了教室,上官月儿一脸担忧的在他身后问道:“司徒枫,你去哪?”
  
      司徒枫并没有搭理她,身影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陈青青见了,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好受……
  
      不过还是说服自己,渣男而已,有什么可难受的。
  
      只是……
  
      娃娃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只是她,在独孤城说出那句话之后,教室里所有的同学都惊愕了。
  
      陈青青这是中了大奖吗?刚被司徒枫甩了,就又来了一个自称是她未婚夫的天才少年。
  
      这运气,简直是逆天了。
  
      上官月儿乐得其见,虽然她不知道陈青青为什么突然间冒出来了一个未婚夫,还是个小屁孩,只要她有了男朋友,想必司徒枫一定会彻底对她死心。
  
      解决掉司徒枫,陈青青一脸疑惑的跟独孤城一起走出了教室。
  
      到了没人的地方,她忍不住开口味道:“你刚刚是开玩笑的吧?”
  
      “什么?”
  
      “你说你是我未婚夫那句话。”
  
      “并没有。”
  
      “……”怎么可能!
  
      还能凭空冒出一个小屁孩未婚夫来?这世界玄幻了么?
  
      “怎么?很惊讶?”
  
      “的确,不过我想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你什么都不用说,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的。”
  
      那就好。
  
      只是,被这么一个未成年的少年说对她没兴趣,怎么感觉怪怪的?
  
      两人一齐出现在班主任家的时候,已经都快中午了。
  
      班主任家是一个小型的别墅,地方不算大,但装修得却很豪华,很有特色。
  
      她跟随者独孤城一起去了班主任的房间,就见班主任一脸憔悴的躺在床上,双眸紧紧的闭着,面上的神情看起来痛苦极了。
  
      陈青青见了,下意识的撅起了眉头。
  
      她轻声喊道:“晓晓阿姨,我是陈青青,我来看你了。”
  
      闻言,林晓晓睁开了双眼,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嘴巴里说着胡话道:“你才不是学长和悠悠的女儿呢!你长得这么丑,学长和悠悠他们那么优秀,生不出你这样的女儿来的,你们在骗我,一定是在骗我。”
  
      “呃……阿姨,我真的没有骗你。”
  
      “骗子,走,赶紧走。”林晓晓神色激动的喊道。
  
      独孤城站在门口,眉头轻撅,他启唇道:“陈青青,你先出来吧!我妈妈现在情绪很不好。”
  
      “独孤城,如果她相信了我就是我父母的女儿,她会不会好受一些?”
  
      “你有办法让一个意识迷糊的人相信这些吗?”孤独城反问道。
  
      “有,但相信了会有用吗?”
  
      “有,她只是不肯认清现实而已,认清了就唯有接受了。”
  
      “那好,请带我去你们家的卫生间,给我找一瓶卸妆液出来。”她脸上的妆,和眼皮子上的隐形胶水,必须要卸妆液才能卸掉。
  
      独孤城虽然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却还是按她的吩咐做。
  
      待陈青青再一次出现在班主任的房间时,整个人犹如变了一个人一般,美艳绝伦。
  
      独孤城震惊的看着她绝世倾城的容貌,心中好似有什么东西炸开了花一般。
  
      陈青青并未注意到他面上的神情,只是走到班主任的床前,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脸。
  
      林晓晓难受的睁开了眸子,入眼的就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陈青青的长相有七分随了母亲,三分随了父亲。
  
      林晓晓猛然一看,还以为看见了当年的林悠悠。
  
      她和林悠悠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后来又被恩师收做了女儿,成了姐妹,关系一直都很好。
  
      “悠悠,悠悠,真的是你吗?”
  
      “晓晓阿姨,我是陈青青啊,您要认清现实啊,我父母真的都过世了。”
  
      “陈青青?你真的是他们的女儿?”
  
      “是的,千真万确,我爷爷说我长得像我妈妈,但唯独眼睛想我爸爸,你看了就知道了。”
  
      林晓晓仔细的看了看,感叹道:“确实很像……只是再像又如何?悠悠她再也回不来了。”
  
      “晓晓阿姨,您千万别这样,我妈妈她在世的时候,一直都希望你过得好,也一直都在找机会来看你们,后来因为生了我,被绊住了脚步,到后来……”
  
      “呜呜……都是我害了她,都是我!”林晓晓突然间痛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的哭泣着。
  
      陈青青顺势躺倒在了床上,将她的头揽入了自己的怀中,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像是哄小孩子一般的轻声哄道:“乖~~!不哭了啊,好好睡一觉,睡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重复的话语,轻轻的哄着,不一会儿,哭得像个孩子一般的林晓晓突然间安静了下来,不一会儿竟进入了梦乡,睡得很沉。
  
      只是表情里已经没了痛苦的神色,很安逸。
  
      独孤城眸中异样的光芒一闪而过,他轻声说道:“陈青青,谢谢你。”
  
      将班主任身上的被子盖好,她起身跟独孤城一起走出了房间,笑道:“跟我你无需客气,我比你大三岁,你以后可以喊我姐姐。”
  
      女大三,抱金砖。
  
      不知为何,独孤城的脑子里突然间出现这几个字幕。
  
      他声音略有些僵硬,又带着少许的孩子气,说道:“我才不承认你是我姐姐呢!”
  
      “……”得,热脸贴了冷屁股了。
  
      她还是不说话算了,可独孤城却不肯,问她道:“你为什么要伪装成之前那副鬼样子?”
  
      陈青青这才想起,她刚刚已经暴露了自己的真实容貌。
  
      不过独孤城并不是伊斯兰的学生,应该没什么大碍。
  
      她巧笑嫣然的说道:“因为我爷爷说,只有在我长得丑的时候喜欢上我的男人,才是真的喜欢我。”
  
      独孤城想起自己之前看到她那张花痴脸时,心底下意识生出来的嫌弃和厌恶,而感到后悔。
  
      他不应该看人只看表面的,而是看心灵。
  
      由而才错失了最好的良机,只不过,他独孤城虽然年龄不大,却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她说只有在她长得丑的时候喜欢上她的人才是真的喜欢她,那么他就从一开始就不合格了。
  
      哪怕她并不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也不可能了。
  
      因为他长这么大,最做不到的事情就是欺骗自己的本心。
  
      一场还没来得及发芽的初恋,就被他自行给掐灭了。
  
      少年眼底散发着耀眼的光辉,他淡笑着看着眼前的美丽的少女喊了声:“青青姐姐。”
  
      陈青青莫名其妙,刚刚不是说不喊的吗?
  
      这才过了几秒钟啊!就改变主意了?
  
      果然男人都是多变的,就像司徒枫那个人渣一样。
  
      一想到司徒枫,陈青青就咬牙切齿,心里难受极了。
  
      司徒枫之前对她的那些好,难道都是骗人的么?她不敢相信……
  
      今天在教室里发生的事情,独孤城去得早,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细节。
  
      整个教室里也只有他看见,司徒枫在说完那些话之后,轻轻点了一下手机屏幕。
  
      而后将视线落在了陈青青装手机的衣服口袋上……
  
      如果没猜错,那时候他肯定是给陈青青发了一条短信,可陈青青因为心里太过于激动,没有注意,给忽略掉了。
  
      而他突然间出去给她出头,宣布她是自己未婚妻的事情,完全是因为不想让她在同班同学的面下不来台。
  
      他突然开口道:“青青姐姐,我劝你最好看一下手机。”
  
      “嗯?”陈青青不明所以的抬起了头,就对上少年一双清澈的眸子。
  
      “你看看就知道了。”
  
      陈青青疑惑的将手机拿出来,然后就看见手机上的那条短信……
  
      “青青,都是假的,配合我演戏,相信我。”
  
      看完这条短信,陈青青整个人都傻眼了……
  
      我勒个去。
  
      居然全是假的。
  
      那么她之前还泼了司徒枫满身的饮料,更重要的是,独孤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未婚夫……
  
      完了完了,全完了。
  
      此刻司徒枫只怕伤心死了吧?
  
      她居然那么对他。
  
      这一刻,陈青青心中后回到了极致,暗叹自己的失误,居然没有及时查看手机短信。
  
      明明有事没事就拿着手机玩的人,到了关键时刻却连手机都不看了。
  
      她的这个想法,倒是和司徒枫如出一辙。
  
      她问独孤城道:“你怎么知道我手机上会有短信?”
  
      “我在国外的时候,主修心理学,对人物动作表情哪怕是一个手势所表达的意思都深有研究,他在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就给你发送了那条短信。”
  
      “可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他位置旁边的那个女生,正盯着他,想必私下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说出来很有可能会破坏了他们之间的交易,然后是发现他看你的眼神,虽然带着冷意,却都是装出来的,这个我一看便知。”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我误会他了,一点都不相信他,他现在心里肯定很难受。”
  
      司徒枫小时候可是患过自闭症的,再加上上次砍蓝弋阳的那件事,被她的出现给刺激到了,差点就犯病了,这一次搞不好会更严重。
  
      “青青姐姐别担心,我会帮你的。”
  
      “对哦,小城你是学心理学的,可以帮到司徒枫,他小时候患过自闭症,后来被治好了,前一段时间又犯过一次,你说今天这件事会不会刺激到他?”
  
      独孤城脑子里迅速的运转着,说道:“很有可能会。”
  
      特别是他说过他是陈青青未婚夫的那些话,很有可能会刺激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