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61章 161:司徒枫快精神分裂了

2018-08-03 16:35:0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第161章161:司徒枫快精神分裂了
  
      陈爷爷听得心疼极了。
  
      他说:“分就分了吧!我派人去将你接回来吧!那臭小子不是好东西。”
  
      “可是爷爷,我不甘心啊!他只是误会了而已,并不是因为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和容貌,我不甘心就这么回去。”
  
      陈爷爷叹了口气道:“丫头,你陷得太深了,再不回头就永远都回不了头了。”
  
      陈青青苦笑道:“爷爷,已经回不了头了,再给我点时间吧!等伤养好了在说。”
  
      “你自己想清楚吧,你做什么爷爷都愿意支持你的,只要不把自己弄伤就行。”
  
      “好,爷爷你放心吧,我没什么大问题的,请假养几天就好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自己注意了。”
  
      “好,爷爷,等寒假放假了,我就回去陪你。”
  
      挂断电话,陈青青感觉到无比的空虚。
  
      没有司徒枫在,她好不习惯,特别是受了伤,这种脆弱的时候。
  
      而此刻,司徒枫正在帝豪夜总会808号包厢里喝酒,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可怕的寒意。
  
      脑子里全是顾南锡抱着陈青青,亲昵的画面。
  
      心里犹如被一块巨石给压住了一般,沉重到了极致。
  
      一个是他最喜欢的女孩,一个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这样两个人却同时背叛他,他完全无法接受。
  
      手中的酒瓶被他用力的甩到了地上,空气中传来一声爆响。
  
      接着,一个又一个……他不断的重复着这个动作,不一会儿,整个包厢里的地面,都是玻璃碎渣子。
  
      他又开始沉侵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只觉得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孤独,寂寞,恐惧,害怕,愤怒。
  
      这些感觉像是一股狂流,席卷了他整个意识。
  
      入夜。
  
      司徒枫还在继续砸酒瓶子。
  
      而此刻,伊斯兰学院的女生宿舍里,传来了一阵阵尖利的尖叫声。
  
      是陈青青她们的这间宿舍。
  
      上官月儿好不容易走下山,打了车回到宿舍,整个人已经筋疲力尽了,连想嘲讽奚落陈青青的心思都没有了,完全提不起劲来。
  
      只想趴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当她掀开被窝,躺到床上之时,就感觉身边一阵冰凉凉的,下一刻,好似有什么东西爬到了她的身上。
  
      她拿着手机对着被子里一照,就看见一条手臂粗的大蟒蛇爬到了她的身上。
  
      手机的光芒刺到了大蟒蛇的眼睛,它朝着她直嘶嘶嘶……像是随时都会冲上来咬她一口。
  
      上官月儿吓得尖叫出声,整个人从床上弹跳起来。
  
      还未恢复平静,就感觉有东西跳到了她的头顶,她伸手一摸,就摸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拿下来一看,见是一只癞蛤蟆,整个人直接吓得晕了过去。
  
      下一刻,宿舍里的灯就被打开。
  
      陈青青的声音响起:“花暮年,把东西收起来,你先回宿舍。”
  
      “好。”花暮年知道陈青青心里难受,几乎对她有求必应。
  
      将蟒蛇和癞蛤蟆装进蛇皮袋里,他离开了宿舍。
  
      陈青青继续说道:“张芳芳,还有力气么?”
  
      “啊?需要我做什么吗?”
  
      “把她衣服给我趴光,绑在椅子上!”
  
      “啊?这么做会不会不要好?”
  
      “没什么不好的,出了事我来承担,这一次我一定要让她知道教训。”
  
      “那……那好吧!全部脱光吗?”
  
      “你要是心软,就给她留下内衣内裤不脱吧!”全部脱光了是不太好,她又不是女流氓。
  
      这一刻的陈青青,就像是一个女王,让人下意识的想要去臣服她。
  
      所以她说什么,张芳芳都照做。
  
      不一会儿,上官月儿就被绑在椅子上了,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套内衣内裤。
  
      还是黑色蕾丝花边的……
  
      张芳芳绑好之后,询问陈青青道:“然后呢?”
  
      “去端一杯水来,把她泼醒。”
  
      “好。”
  
      上官月儿被一杯凉水给泼醒,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自己居然被趴光了衣服绑起来了。
  
      她惊愕道:“陈青青,你想做什么?”
  
      “呵……上官月儿,老娘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就想让你涨涨记性。”
  
      “尼玛,是你们自己的感情不坚贞,管我毛事啊!”
  
      “呵呵,上官月儿,你不会天真的以为到,惹了我陈青青之后,还能毫发无损?”
  
      这话说得上官月儿后背一凉。
  
      她明知道陈青青就是个母老虎属性的彪悍女人,却还是总忍不住的想要去破坏属于她的一切。
  
      但这一刻,她是真的有些害怕了。
  
      她求情道:“陈青青,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呵……我陈青青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张芳芳,把我手机递给我。”
  
      “好。”张芳芳听话的将陈青青放在床头柜的手机递给了她。
  
      上官玉儿立即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眼看着陈青青拿着手机对着她一阵猛拍,她就急眼了。
  
      “陈青青,你干什么?要不要这么卑鄙啊!居然拍我裸照!尼玛!”
  
      “上官月儿,对付你这种小人,就只能比你更卑鄙才能降服得了你,下次你再敢轻举妄动,呵呵……我就不保证这些照片会不会被传出去了,到时候传到了京城,也让你哥哥们和父母看一下,如何?”
  
      “陈青青,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把照片删掉吧!我以后绝对不敢再乱来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删掉?你做梦!这些照片我会备份,记住,你再敢乱来一次,我就算不都发到网上去。”
  
      “知道了,那你放了我吧!我一个人被顾南锡仍在大山里,到现在才爬回来,浑身疲惫,你先让我上床去睡觉吧!”
  
      “呵,做了坏事还想睡觉?你就这么呆一夜吧!”
  
      “陈青青,我都认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上官月儿,是不是你每次做错了事情,只要认错就会觉得完事了?”
  
      “不然呢?你还想怎样?”
  
      “不怎样,让你印象深刻而已,张芳芳,拿她的袜子将她嘴巴堵上。”
  
      “张芳芳,你敢?”
  
      张芳芳平时就被她欺压狠了,这会儿虽然很不忍心,但还是听陈青青的话,照做了。
  
      而后,陈青青就让张芳芳把灯光了,一起上床睡觉了。
  
      无论上官月儿怎么“呜呜呜”都没人搭理她。
  
      简直欲哭无泪了。
  
      翌日一早醒来,上官月儿被冻成重感冒,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打,连嘴里塞着的袜子都被她给打喷嚏的时候,给喷出来了。
  
      她一脸虚弱道:“陈青青,放了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呜……我好像生病了,人好难受。”
  
      陈青青和张芳芳被她吵醒,都坐起了身来。
  
      陈青青幸灾乐祸道:“生病了啊?生病了更好!可以让你难受得久一点,要知道我的腿都被你给折腾骨折了,这几天你也不用上课了,我让张芳芳帮我们请假,你就床前床后的伺候我吧!”
  
      上官月儿欲哭无泪道:“呜呜……我都生病了,你还要欺负我。”
  
      “这就叫欺负了?比起你那些阴谋诡计,我这又算得了什么?”
  
      “我不是说都知道错了吗!”
  
      “那好吧!张芳芳,放了她,让她回床上休息。”
  
      上官月儿终于恢复了自由,抹了一把眼泪将衣服一件一件的穿起来,然后窝在被子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还真是神经粗条啊!这样都能睡得着?
  
      张芳芳去教室里上课了,老师一来,她就帮陈青青请假道:“老师,陈青青的脚裸骨折了,需要请几天假。”
  
      刚好是班主任的课,她皱眉道:“骨折了?很严重吗?”
  
      张芳芳回道:“医生说要静养一段时间。”
  
      “那好,让她好好休息。”
  
      “谢谢老师。”
  
      教室里最后一排,司徒枫再一次听见这个名字,空洞的眼神里,开始恢复了一点光芒。
  
      脑海里同时出现两种分歧的声音。
  
      脚裸骨折了,陈青青会不会很疼?
  
      管她去死!那就是个贱人。
  
      可她最怕疼了。
  
      疼死了才好。
  
      要不要偷偷去看看她?
  
      管她去死啊!
  
      一上午的时间,司徒枫整个人快精神分裂了。
  
      中午放学后,本来都是和顾南锡一起用午餐的,这会儿因为陈青青的事闹翻了,两人各自相互都不搭理对方。
  
      顾南锡气司徒枫居然不相信他,就算他也喜欢陈青青,但跟陈青青之间是清白的,陈青青也并不喜欢他。
  
      而他昨天骂的那句话,也太过分了。
  
      居然连“表子配狗”这种恶毒的脏话都骂出来了。
  
      中午一放学,顾南锡就喊张芳芳道:“芳芳,我跟你一起去宿舍看看青青吧!”
  
      张芳芳听陈青青说过昨天发生的事情,下意识的偷偷去看了一眼司徒枫脸上的神色,就见他在听见这句话之后,脸色阴沉的得吓人。
  
      下一刻,他猛的起身站了起来,走出了教室。
  
      张芳芳松了一口气,说道:“好啊。”
  
      两人买了午餐,一起去了宿舍,顾南锡好奇张芳芳干嘛买两份。
  
      她说:“上官月儿也生病了。”
  
      “哦,活该。”他淡笑着说道。
  
      宿舍里,陈青青无聊的拿着手机上了会儿游戏,就看见上官月儿被饿醒了。
  
      她一睁开眼睛就疯了一般:“饿死了饿死了,陈青青,我要吃饭。”
  
      陈青青看着手机屏幕,淡淡的回了句:“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