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71章 171:蓝弋阳英雄救美

2018-08-03 16:35:03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第171章171:蓝弋阳英雄救美
  
      张芳芳猛地点了点头,接过他的外套穿在身上,冲出了包厢,却因为不放心蓝弋阳,站在包厢门口不肯离开。
  
      她要等他。
  
      包厢的门被关上,她看不见里头的情形,只听见里面打架的声音。
  
      “臭小子,老子们看上的女人你也敢抢?”
  
      “给老子往死里打!”
  
      听见里头传出的爆吼声,张芳芳担心极了,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恰好这时,她身前路过几个男生,嘴巴里说着:“蓝弋阳到底去哪了?还继不继续啊?”
  
      闻言,她急忙喊道:“蓝弋阳在包厢里跟人打架,你们快去帮帮他。”
  
      几个男生都是蓝弋阳的同学外加好兄弟,一听蓝弋阳在跟人打架,纷纷都惊讶不已,看见张芳芳身上披着蓝弋阳的衣服,几人心里都了然。
  
      蓝弋阳这是在英雄救美吧?
  
      不过也来不及多想了,几人一齐踹开了包厢的门,就见里头正打得一团乱。
  
      蓝弋阳已然鼻青脸肿,处于劣势。
  
      人太多,他打不过,虽然也在打人,但都是挨打的多。
  
      见几人来帮忙了,他不由松了一口气。
  
      竟没想到,这几个人都是练家子,完全不似普通人,出手又快又狠。
  
      “啧啧啧……这是哪里来的狂徒?居然连我们云城的蓝少都敢招惹?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吧?”蓝弋阳的朋友一进去,就开始狐假虎威。
  
      那些人直接狂妄道:“废话个什么?老子们向来手底下见真章。”
  
      话落,一群人就开始打作一团,要论人数不分上下。
  
      要论实力,蓝弋阳一方的人都是学生而已,虽然也经常打架闹事,但却并没有动过真枪。
  
      一开始都吃了些苦头,到后面开始不要命的打,才将局势给拉了回来。
  
      终于,那群人初来乍到,也不想打死人,纷纷住了手,说道:“算了,晦气!哥们几个再去找个女人享用就行了,一群毛头小子打起架来还真是不要命。”
  
      几人恶狠狠的瞪了蓝弋阳一眼,而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包厢。
  
      他们一走,蓝弋阳的那群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同学们都兴奋道:“不错不错,这一架打得爽!”
  
      “弋阳,你这是在英雄救美?”
  
      蓝弋阳皱眉道:“胡说什么呢!今晚继续回去狂欢,所有账单都算在我身上。”
  
      几人都高兴的回了包厢,门外,张芳芳心情忐忑的等待着蓝弋阳,既紧张,又有些期待。
  
      蓝弋阳最终还是来救她了,是不是对她……
  
      蓝弋阳一走出包厢,就对上张芳芳一双如同受了惊的动物一般的双眸。
  
      他冷冷的看着她道:“还不走?”
  
      “啊?去哪?”
  
      “送你回学校。”
  
      “不用了,对了……青青!她也出事了,我要赶紧去救她。”正好这时,司徒枫本来一路狂奔过来的,看见两人后,下意识的停住了脚上的步伐。
  
      接话道:“你们随意,青青我去救。”
  
      然后看也不看蓝弋阳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臭丫头,老子来了。
  
      张芳芳见司徒枫来了,心底暗自松了一口气,却见蓝弋阳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阴沉。
  
      她说:“我自己回去吧,不用你送了。”
  
      “谁要送你?贱人!”
  
      张芳芳心中委屈,脸上倔强道:“不送就不送,我本来就打算自己回去的。”
  
      然后一个人朝着外面走去。
  
      身后,蓝弋阳看着她被他的外套裹着的那抹娇小的身影,眸光又是一暗。
  
      张芳芳走到帝豪夜总会大门口,准备打个车回学校,可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一辆车。
  
      突然,一辆深蓝色的跑车开了过来。
  
      蓝弋阳坐在车上,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看都不看她一眼,嘴巴里却说道:“上车!”
  
      语气里透露着无法商量的意味。
  
      张芳芳见打不到车,再不回去呆在这么乱的地方,只怕会更危险,就上了车。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张芳芳偷偷的打量着蓝弋阳的脸,看着那张原本帅气逼人的脸蛋上受了伤,嘴角和脸颊上有不少淤青的地方。
  
      心想,这是他为她受的伤。
  
      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感动。
  
      路过一家药店时,她突然说道:“蓝弋阳,停一下车,我要下去买点东西。”
  
      车停下,蓝弋阳不耐烦道:“速度快点!”
  
      本来开着车回家,没打算送她的,但看到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等车,心里一阵烦躁。
  
      终归是他蓝弋阳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
  
      男人在这方面几乎都印象深刻,就像是有雌鸟情节一般,无论后面有过多少女人,这辈子都不会忘掉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
  
      他,亦是如此。
  
      可心里却还是对她厌恶至极,这个坏了他好事的女人。
  
      张芳芳拧着一个塑料袋上了车,蓝弋阳将车开得飞快。
  
      张芳芳惊吓道:“蓝弋阳,慢点,太快了。”
  
      蓝弋阳却不搭理她,只想赶紧将她送回去了事,眼不见为净。
  
      她是他心中永远的一根刺。
  
      等到了伊斯兰学院门口,蓝弋阳冷声道:“下车!”
  
      “等一下,蓝弋阳,你受伤了,我帮你上药吧!”
  
      “不需要!”
  
      “你是因为我才受的伤,我帮你上药,然后……我们两不相欠。”
  
      “随便!”
  
      闻言,张芳芳撇了撇嘴,将药膏拿出来,用棉签在他脸上淤青的地方轻轻的涂抹着。
  
      蓝弋阳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张芳芳手一僵,说道:“很痛吧?忍忍,这药膏有止痛的功效,一会儿就不疼了。”
  
      她的声音很温柔,蓝弋阳眸光一暗。
  
      眸光不自觉的朝着她的脸上看去,她的容貌不算很美,只能算得上是面容清秀,可脸上挂着的那抹温柔的笑容,直击他的心扉。
  
      脑海里不自觉的响起以前他打架受伤,姐姐给她上药的画面,那时候,姐姐脸上也挂着这抹温柔的笑容。
  
      突然间,觉得有些刺眼。
  
      眼前这种恶心的女人怎么能跟他姐姐比?
  
      张芳芳替他上完药,说道:“好了,回去记得不要碰水,我先回去了。”
  
      正欲下车,手臂却突然被人拉住。
  
      敞篷跑车的篷子缓缓关上,张芳芳惊愕道:“你要做什么?”
  
      下一刻,车门被反锁,张芳芳的心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
  
      “干你!贱人!”
  
      他将车里的等给关了,车厢里变得黑漆漆的,外面的照耀进来,才看得清人的轮廓。
  
      外套被拉开,几乎不用他动手,她被撕得治理破碎的衣服就全部都被他扒拉了下来。
  
      雪白的肌肤在暗暗的车厢里显得异常耀眼,蓝弋阳眸色一暗,朝着她进攻了过去。
  
      张芳芳气得大叫道:“畜生,你要干什么!”
  
      “张芳芳,少跟老子装清高,上次你欺骗老子睡了你,这都是你欠我的。”
  
      “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夜色下,整个车身一阵阵的摇晃着,里头断断续续的传出几声尖叫声。
  
      帝豪夜总会里,陈青青在张芳芳被人带走之后,整个人被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给拉着坐到了身边。
  
      她反抗不过,唯有先顺从,然后脑子里迅速的运转着,想着自救的办法。
  
      “美女,看你长得这么美的份上,大爷我会对你温柔一点的。”
  
      看着男人淫邪的目光,陈青青心里一阵恶心,却强笑道:“呵呵……那就谢谢你了,不过我还是先伺候你喝点酒吧!”
  
      男人想了想,反正夜还长,这么美的女人今晚都归他了,他需要慢慢享用。
  
      “好,随你高兴,只要把大爷伺候舒服了,以后就让你跟了我。”
  
      我跟你妈个头啊!
  
      恶心死了都快。
  
      陈青青在心中暗骂,手中的动作却是不停,担着一瓶红酒给他倒了一杯。
  
      “我要你陪我一起喝。”
  
      “呵呵,没问题。”
  
      只要不碰她,怎么着都行,而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想办法从男人的手中逃出去。
  
      一杯又一杯的红酒入口,陈青青胃里面难受极了。
  
      强忍着不适,她继续跟男人周旋着,心想不能再这么喝下去了,不然一会儿醉倒了,还不得任这男人为所欲为?
  
      她想了想,说道:“大哥,不如我唱首歌你听吧!”
  
      “唱歌?”
  
      “是啊,我唱歌可好听了。”
  
      “那行,就让你唱一首吧!十八摸,会吗?”
  
      我去!那是什么玩意儿?
  
      陈青青摇了摇头,男人皱眉道:“大爷我听曲子只听十八摸。”
  
      尼玛!
  
      十八摸是什么东西她知都不知道,怎么唱?
  
      光听面子就知道是不入流的艳曲,居然让她去唱。
  
      只不过,唱歌总比被上得好。
  
      她说:“呵呵,十八摸我不会唱,但我会唱最近特别流行的一首歌曲,保证大哥你喜欢。”
  
      “哦?什么曲?”
  
      “名字叫,痒。”
  
      “痒?这首歌我好像在哪里听人唱过,行吧!你唱试试,唱得好听大爷给你小费。”
  
      滚你妈的!
  
      老娘又不是小姐,还小费?
  
      陈青青心里憋屈极了,却不得不去点歌唱。
  
      一首痒,将男人的心都给唱酥了。
  
      “这首歌不错,大爷我喜欢,来,过来陪大爷一会儿。”
  
      “呵呵,大哥现在天还早呢!你急什么呀,不然我再唱一首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