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92章 192:司徒枫有个名字叫阎罗?

2018-08-03 16:34:46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第192章192:司徒枫有个名字叫阎罗?
  
      司徒枫见摩斯握着陈青青的手不肯放,没好气的走上前去将两只手分开,说道:“青青是独生女,没有姐姐和妹妹。”
  
      然后继续介绍下一个。
  
      如果说刚刚那个是纯外国人,眼前的这一个看起来却像是个混血儿,中国人的脸,外国人的瞳孔。
  
      长得很帅气,充满了男人味,身上的气势也很惊人。
  
      却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不想与他靠得太近。
  
      “他的中国名字叫亦修,是我在国外认识的好友。”这个人司徒枫介绍得很随意,就淡淡的两句话,陈青青看得出,司徒枫不想让她知道这个人太多的讯息。
  
      亦修看起来很冷漠,淡淡的跟她点了个头,就继续低头鼓捣着手中的玩意儿。
  
      陈青青下意识的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就他手中拿着一个类似于手榴弹的玩意儿,吓得差点没惊呼出声。
  
      我去,随身带着手榴弹,还拿在手中玩,这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
  
      简直太可怕了好吗!
  
      她迅速的移开视线,不再看他。
  
      在场几人对亦修爱研究这些玩意儿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的,都没什么反应。
  
      司徒枫继续介绍下一位道:“这位是我的合作伙伴,慕言,是中国人,从小生活在国外。”
  
      两人相互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准备介绍下一位,却听那人摆手说道:“不用介绍了,我们认识,陈青青,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陈青青刚刚没注意到这个少年,这会儿听他这么说,她看了过去,忽然觉得眼熟,但却想不起来是谁。
  
      少年笑道:“傻丫头,我是依依的哥哥,认不出来了是吗?也对……都好几年没见了。”
  
      依依的哥哥?难道是纳兰泽?
  
      陈青青这才想起来,她在京城的好闺蜜纳兰依依的确有个哥哥,却是个私生子,纳兰依依跟她一样,是纳兰家的独生女。
  
      而眼前这个少年,跟纳兰依依之间的关系绝对堪称水火不容。
  
      因为他们都是纳兰家未来的继承人人选,竞争激烈。
  
      小时候自己的确跟他见过,可也就只有那么几面之缘,没认出来也算正常。
  
      她礼貌的打着招呼道:“你好。”
  
      纳兰泽挑眉道:“小时候不都喊我泽哥哥的吗?”
  
      “呵呵……现在长大了嘛。”再这么喊也太不方便了吧!
  
      司徒枫讶异道:“你们居然认识?”
  
      纳兰泽回道:“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青梅竹马?
  
      在场人都一脸的不可思议,司徒枫怒瞪了他一眼,说道:“青梅竹马?难道你就是青青在京城的那个未婚夫?”
  
      “噢~~NO~NO~~NO,并不是我。”
  
      “那是谁?”
  
      “陆景阳,听说过吗?跟我齐名的京城四少之首。”
  
      陆景阳?
  
      这个名字很耳熟,他从陈青青嘴巴里听说过。
  
      霎时间,陈青青的头皮开始发麻,尼玛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她之前骗司徒枫说陆景阳是她表哥来着,就在京城机场提车的那次。
  
      司徒枫恍然想起来,脸色变得相当难看,丢给陈青青一个“你给我等着”的眼神,坐到了沙发上。
  
      开始与几个人寒暄了起来。
  
      陈青青硬着头皮坐到了他的身边。
  
      就听几个人说道:“阎罗,你十八岁的成人礼我们不方便参加,提前为你庆祝了,礼物放在外头,你一会儿自己去看看。”
  
      阎罗?喊司徒枫吗?
  
      她心底惊愕,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倾听着几人说话。
  
      司徒枫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好,谢谢你们。”
  
      “谢什么,我们兄弟几个什么关系,如果你真过意不去,就让你美丽的未来老婆给我们介绍几个像她这样的女朋友,我想我会很乐意的答应你。”说话的是刚刚那个有着英国血统的少年,摩斯。
  
      他算是几个人中,最活泼,话最多的一个。
  
      司徒枫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别说青青没有姐妹,就是有也不会介绍给你,你小子跟种马有什么区别?睡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
  
      摩斯委屈道:“喂,兄弟,你怎么能当着女神的面这么说我呢?我那不是没遇到真爱吗?等遇到了我肯定对她死心塌地,再也不乱来了。”
  
      “呵呵……等你不乱来了,说不定会有女人真心的想跟着你。”慕言突然插话道。
  
      一直拿着手机在一边玩的纳兰泽突然开口问道:“司徒枫,陈青青,你在云城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花暮年华的网红少年?”
  
      花暮年华?这不是花暮年的微博昵称吗?
  
      陈青青惊讶道:“你问这个干吗?”
  
      纳兰泽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说道:“你们就说知道不知道吧,我找他有事。”
  
      “他得罪过你吗?”
  
      “没。”
  
      “那你找他干嘛呀?”
  
      “小丫头,你问那么多干嘛啊?难道你真的认识?”
  
      “没错,他是我的好朋友。”
  
      纳兰泽闻言,双眸一亮,直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坐到了陈青青身边的空位上,殷勤道:“这么巧啊!青青,那你可不可以为哥哥我引荐一下呢?”
  
      “你想干嘛?”
  
      “不干嘛,就是对他有兴趣……”
  
      “兴趣?”天啦,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花暮年可是个同啊!难道纳兰泽也是?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看上他了。”
  
      “……”我去。
  
      陈青青快要被惊讶死了,尼玛纳兰泽居然真的是个同。
  
      “怎么样?丫头,我留在云城几天,你给我引荐引荐,事成之后,我少不了你好处。”
  
      这样真的好吗?把花暮年引荐给纳兰泽?
  
      陈青青面色严肃道:“你是认真的?”
  
      “绝对的认真,我喜欢男人这事儿没人知道,他是我第一个看上的人,在网上我们已经聊了好久了,就是他一直都不肯跟我现实见面,我为这事头疼着呢!”
  
      “那他喜欢你吗?”
  
      “怎么说呢,他一直怀疑我是女的,哪怕我拍了照片给他看,他都不肯相信,说照片是假的。”
  
      “哈哈,我怀疑他是故意这么说的,逗你玩呢!”
  
      “你跟他那么熟,应该了解他吧,他应该也喜欢男人,对吗?”
  
      “没错,如果我为你引荐,你给我什么好处啊?”
  
      “你想要什么好处?”纳兰泽眯着眼睛问她。
  
      司徒枫替她回答道:“就你在国外新买的那套庄园吧!”
  
      慕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阎罗,你还真是狮子开大口啊!纳兰那套庄园才刚到手,还没去玩过呢!”
  
      司徒枫挑眉道:“玩过了我还不要呢!”
  
      纳兰泽皱眉道:“换一样,那座庄园是我打算带我的心上人一起去国外生活住的地方。”
  
      “呵呵……你还是先想着怎么把心上人给弄到手再说吧!”司徒枫冷笑道。
  
      纳兰泽知道跟他说不通,跟陈青青解释道:“丫头,换个别的吧!别听这臭小子胡诌。”
  
      陈青青想了想,正欲说话,就听司徒枫在她耳边低语道:“那座庄园里有你最喜欢的樱花,满园子里都是樱花,到了冬天的时候,景色非常美丽。”
  
      陈青青当即道:“那就要那儿了。”
  
      纳兰泽恶狠狠的瞪了司徒枫一眼,继续跟陈青青说好话道:“丫头,你就帮帮哥哥我吧,那座庄园真不能给你。”
  
      陈青青扭过头道:“司徒枫,你说花暮年跟我是闺蜜的关系,我让他未来男人送我座庄园很过分吗?”
  
      “不过分。”
  
      “就是,我又没要他的全部财产,不过是个庄园而已,以后再买一个就是了。”
  
      “丫头说的都是对的。”
  
      纳兰泽:“……”尼玛!
  
      这对狗男女!真是气死人了。
  
      不过陈青青居然跟花暮年是闺蜜关系?那以后如果花暮年不肯从了他,陈青青也能说得上话咯?
  
      这么一想,他当即咬牙道:“行,不过你要帮我搞定花暮年。”
  
      “这个不一定哦!我尊重我闺蜜的想法,如果他真对你有意思,我愿意当牵红线的人。”
  
      “OK!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后天吧,大后天就是司徒枫的生日了,他肯定要提前回去做好准备。”
  
      “好,到时候我跟你们一起走。”
  
      “没问题。”
  
      两人商定好,而后几人一起用了晚餐,就开始在宫殿里找地方娱乐了。
  
      宫殿里有不少娱乐的场所,唱歌的包房,打高尔夫的户外场所,还有射击场所,各式各样的娱乐应有尽有。
  
      几人选择了去射击,司徒枫在陈青青耳边低声问道:“丫头,你会射击吗?”
  
      陈青青挑眉道:“我什么都会那么一点。”
  
      爷爷从小就给她培养过一些兴趣爱好,几乎什么都接触过,而她为人聪明,学东西极快,射击这玩意儿她也是会的,不过并不是特别擅长。
  
      几人一起去了射击场,除了陈青青之外,居然都是高手。
  
      陈青青看他们打得热火朝天的,手也跟着痒痒了,自顾自的玩了几把,练习了一番,居然也慢慢进入了状态。
  
      不说十发九中,起码也能中几下了。
  
      纳兰泽语气调侃道:“哟呵,丫头技术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