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267章 267:既然做不成情侣那就做兄妹吧!

2018-08-03 16:33:56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第267章267:既然做不成情侣那就做兄妹吧!
  
      陈青青皱眉道:“好人坏人我自己会判断,陆景阳,我的事你别管了。”
  
      对于他算计欧丞诺这件事,陈青青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并不是她有多稀罕欧丞诺,但毕竟那是曾经帮助过她的人。
  
      陆景阳见她对自己这般冷淡,心里很不好受,将视线落在欧丞诺的身上。
  
      眸光阴冷到了极致。
  
      他突然说道:“欧丞诺,听说你还是想进入学生会,那么……如果我把学生会会长的职位让给你,你可以对丫头放手么?”
  
      闻言,纳兰依依整个人都震惊到了极致。
  
      堂堂京城四少之首的陆景阳,那么高傲不可一世的人,居然愿意为陈青青做到这一步。
  
      可陈青青却对此并无好感。
  
      正欲说话,就被欧承诺抢先一步回答道:“不可以!学生会会长的职位我自己会去争取!而丫头……她不是货物,可以用来做交易的!”
  
      陈青青在心底默默的为他点了个赞!
  
      就是,我又不是货物,而且我也不属于你们之间的谁。
  
      又有什么资格当她是交易品,在这里谈判?
  
      只觉得陆景阳变得越来越讨厌了。
  
      陆景阳见此,苦笑道:“丫头,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想你离他远一点。”
  
      陈青青淡淡道:“我知道了,我肚子饿了,要去吃饭了。”
  
      而后就率先走了出去,纳兰依依紧跟其后。
  
      身后,陆景阳眸光冷冷的看着欧丞诺道:“我是不会放手的,丫头必须是我的。”
  
      谁也抢不走!
  
      哪怕是用尽一切手段。
  
      欧丞诺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说道:“抱歉,她已经被我内定了,这辈子非我莫属,陆景阳……不信咱们走着瞧!”
  
      话落,他懒得再搭理陆景阳,朝着他的丫头走去。
  
      陆景阳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手中拳头紧紧的握住!
  
      欧丞诺!
  
      你给我等着。
  
      不是还想继续进入学生会吗?
  
      老子能挖一次坑,就能挖第二次!
  
      咱们走着瞧。
  
      没错,欧丞诺对继续进入学生会的事情还没有死心。
  
      因为这是他的主要目的。
  
      而学生会的竞选也因为之前盗取资料的案子被校方宣布暂停,欧丞诺已经跟校方申请要继续竞争学生会校长一职。
  
      本来之前就已经竞争到最后一关了,所以接下来还是两人打擂台!
  
      帝国学院平静的背后,开始风云涌起。
  
      下午放学后,陈青青和纳兰依依直接跟欧丞诺一起回了茅草屋。
  
      这里安静,学习环境好,几人都习惯了每天下午放学来这里补习。
  
      顺便搞一些户外活动,烧烤露营之类的。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纳兰依依手中拿着烤串吃着,是欧丞诺亲手烤给她的。
  
      欧丞诺扶着烤,陈青青和纳兰依依负责吃。
  
      味道还真不错。
  
      纳兰依依一连吃了十多串,还喝了点啤酒,大呼过瘾。
  
      而后就开始口无遮拦了起来:“青青啊!难得我师傅对你一片真情,不然你就从了他吧?”
  
      闻言,陈青青吃烤串的动作一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从你妹啊!
  
      只拿他当朋友看好么!
  
      正觉得尴尬,就见欧丞诺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她。
  
      似在等着她的回复一般。
  
      陈青青皱眉道:“别妄想呢!都说了我心里有人!”
  
      欧丞诺点点头道:“哦!”
  
      然后就不说话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没有什么比亲口听见丫头跟他表白更让人愉悦的事情。
  
      心里有人,而那个人就是他……
  
      纳兰依依似喝醉了一般,脸蛋红扑扑的,在那里说着醉话道:“臭丫头,有人稀罕你你偏不稀罕,看我,情路多么坎坷!我家顾南锡都不搭理我,呜呜……”
  
      陈青青一脸尴尬道:“呵呵,她喝醉了,我带她回家算了。”
  
      欧丞诺道:“没关系!还剩一点,吃完再走吧!”
  
      “也好!”
  
      然后两人继续围观纳兰依依发酒疯。
  
      她在那里呼喊道:“南锡啊!我家南锡!为什么就看中这臭丫头了呢?为什么眼里就没有我呢?她除了一张脸,哪里比得上我了?”
  
      陈青青:“……”尼玛!
  
      老娘除了一张脸,哪里都比得上你好吗!
  
      蠢货!
  
      “陈青青,死丫头,你还我南锡的心来……呜呜,他的眼里只有你没有我!偏偏你他妈还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我他妈还不能整死你!老娘心里苦啊……可老娘就是不说。”
  
      陈青青汗。
  
      你妹果然酒后吐真言了吧!
  
      居然还想过要整死她。
  
      她突然恶作剧道:“来,说说,都想怎么整死我?”
  
      “整死你还不容易,直接灌醉了送陆景阳床上去,你他妈就非他莫属了!”
  
      “噗……”陈青青刚入口的一杯啤酒,全盘喷出。
  
      尼玛!
  
      看不出来啊!
  
      纳兰依依居然心思这么恶毒。
  
      真庆幸两人关系不错,不然她真下手了,说不定还真能得逞,毕竟以她们之间的关系,她不会去防备她。
  
      欧丞诺闻言,脸黑道:“徒弟!你要真这么恶毒,别怪我跟你断了师徒情分!”
  
      居然想把他的丫头送陆景阳床上去?
  
      我勒个去!
  
      要真那么做了,他哭都没地方哭好吗?
  
      纳兰依依委屈道:“师傅!你别不要我,我不能没有你……我知道错了,我不送陆景阳床上了,我把她送你床上。”
  
      真是够了!
  
      陈青青觉得在这么下去,今晚纳兰依依的脸都要丢光了。
  
      尼玛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啊!
  
      她将手中的烤串放下,说道:“欧丞诺,她已经醉得不清了,我带她回去了。”
  
      “好!我送你们上山。”
  
      “嗯,然后你再把车开回来吧!”
  
      “那正好,明天去接你们一起上学。”
  
      “好。”
  
      接下来,两人合力将纳兰依依弄上了车,欧丞诺将两人送到陈家大门口才离开。
  
      这张脸上次被泼了油,估计陈爷爷已经怀疑了,不能再露面了。
  
      陈青青将纳兰依依扶进了屋子里。
  
      恰好看见陆景阳和陈爷爷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些什么。
  
      陈老爷子看见她扶着不太清醒的纳兰依依回来,皱眉道:“她这是怎么了?”
  
      “喝多了。”然后喊了个家里的女佣过来,让她将纳兰依依送到家里的客房去。
  
      而后坐到爷爷身边,看着陆景阳道:“你怎么来了?”
  
      陆景阳挑眉道:“怎么?丫头不欢迎我?”
  
      “怎么会?来者是客……”
  
      陈爷爷插嘴道:“丫头,听说上次跟你一起回来的那个萧杨是个大骗子?”
  
      爷爷居然知道了?是陆景阳说的?
  
      她皱眉道:“他是欧承诺,就是上次我喝醉了,送我回来的那个人。”
  
      “哦!原来是这样,你景阳哥哥说他不是好人,让你以后离他远一点。”
  
      话落,陈青青皱眉看向陆景阳,眸中带着责备的意思。
  
      尼玛居然什么都跟我爷爷说!
  
      这是我不听话,就找我家长告状的意思吗?
  
      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陆景阳耸肩道:“丫头,我也是好心!”
  
      “陆景阳,我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去处理,不用你插手。”
  
      陈爷爷皱眉道:“丫头,以前不都是喊景阳哥哥的吗?怎么现在连名带姓的喊了?”
  
      陈青青没好气道:“人家又没当我是妹,我干嘛要喊他哥哥?”
  
      却听陆景阳突然说道:“谁说没当?丫头……我知道你对我没有男女之情,可我是真心喜欢你,若你还当我是哥哥,那我以后就当你是妹妹好了,只要能守护在你身边,就够了。”
  
      呃!
  
      陆景阳这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间转变这么大?
  
      真的已经对她死心了吗?
  
      突然有些不太相信……
  
      陆景阳见她不信,苦笑道:“臭丫头,你可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会害了你吗?既然做不成情侣,那就做兄妹吧!”
  
      “呃……陆……咳咳,景阳哥哥你说真的吗?”
  
      “嗯,我已经想通了,强扭的瓜不甜。”
  
      “那简直太好了,以后你还是我景阳哥哥。”
  
      “乖~~!”丫头终于对他笑了。
  
      终于又找回了他们之间以前相处的那种感觉。
  
      只是……他又怎么可能做得到真的对她放手?
  
      “景阳哥哥你要喝什么,我去帮你端来。”
  
      “给我一杯可乐吧!”
  
      “好哒,马上就来。”
  
      她兴冲冲的去了茶水室倒了杯可乐,心里雀跃不已。
  
      陆景阳是她生命中不想失去的人之一。
  
      毕竟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她几乎是他守护着长大的。
  
      从小没有兄弟姐妹的她,当他是亲哥哥一般,两人感情可谓是深厚。
  
      若不是因为他和蓝弋阳勾结对付司徒分的那件事,两人无论如何也离不了心。
  
      走到今天这一步。
  
      而现在,两人能和好,真是太好了。
  
      而只要陆景阳真的对她死心了,那么之前的事情,她愿意全部都一笔勾销。
  
      因为如果是亲人的话,她可以原谅!
  
      如果是抱着别的目的,她绝对无法原谅。
  
      而陆景阳对她而言,就是不可缺少的亲人。
  
      然而,陆景阳突然想通了,完全是因为受过爷爷的指点。
  
      爷爷说,丫头还小,才十七岁,不要现在将她吓到了,把人给逼急了,逼远了,最后只能什么都没有了。
  
      他转念一想,也是,丫头才十七岁,还小呢!
  
      现在才初中,以后还要上大学,还有大学毕业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