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三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2018-11-27 15:43:1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周瓒赶到隆兄在近郊的会所时已是夜里十点左右。他在年轻的女侍应生引导下推门而入,舒缓的音乐声伴随着悦耳的男中音迎面而至。他看到他爸爸一手插在裤兜口袋里,一手握着麦克风,站在开阔房间的正中央,那首俄罗斯名曲《灯光》已唱到了尾声。

    随着音乐落幕,房间各处都传来了掌声和诚挚的赞美。周瓒刚站定,也敷衍地拍了两下手。

    “献丑,献丑!”周启秀把麦克风交给侍应生,朝在场的人含笑致意,然后目光在周瓒的脸上短暂停留了几秒,便坐回了金丝楠乌木茶桌旁。

    周瓒走过去朝周启秀叫了声:“爸。”又笑着和周启秀旁边的人打招呼:“秦叔叔好久不见,气色那么好,一定是自己一个人偷偷去锻炼,也不肯叫上我们。”

    周启秀责备道:“没大没小,一点礼貌都没有。”

    倒是那个被周瓒叫作“秦叔叔”的人出言维护:“你骂他干什么?年轻孩子,何必老拘着他?”说罢他和颜悦色地朝周瓒点头,“阿瓒来了,坐吧。我是有心再找你陪着去游泳,可惜身不由己,心力也乏了。老了!换作以前工作到半夜再去游十个来回也没有问题。阿珑也闹着要学游泳,前几天刚问起你,你有空教教她。年轻人跟年轻人玩在一块才尽兴。”

    周瓒娴熟地给秦叔叔续了杯清茶,这才坐下。在不远处的一组沙发上跟人玩牌的隆兄抽空跟他挤了挤眼睛,子歉也朝他笑了笑。

    周瓒笑嘻嘻地对秦叔叔说:“阿珑身边有您这样的高手,我可不敢教她。您要说自己老,让我爸怎么办。我爸比您还长一岁,唱起情歌来,哄得门口的小姑娘都脸红心跳。”

    “你听听他说的是什么话!”周启秀笑骂道。

    周瓒的父亲周启秀已年过半百,但身材样貌保养得宜,看上去不过四旬左右,倜傥英姿不减当年,举手投足之间还因着岁月的痕迹更添了几分成熟魅力。他的歌确实是唱得极好的,声线悦耳,俄语流畅,当真迷倒几个年轻姑娘也没什么稀奇。

    老秦笑着抿了口茶,半开玩笑地对周瓒说:“这方面我哪能跟你爸比。就是你这小子也未必比得上你爸年轻时候的魅力,只不过他没你那么会哄人。”

    “老兄弟,你这一说要让我无地自容了。”周启秀谦虚了几声,又指着周瓒摇头,“也不知道他像谁,快三十岁的人了,整天不务正业,就知道游手好闲。”

    周瓒也低头喝茶,心里暗忖,若祁善在场,会不会又来一句“成语用得不错”。

    “他不过是不想在你手下讨生活,也没指着你吃饭。随他去吧。有个能干的侄子在身边,你又正当年,让他多玩几年又怎么样?”

    老秦和周启秀又聊了一会儿便先行告辞,在场众人都起身相送,周启秀更亲自将他送到了大门口,目送他的司机载他远去,这才领着一行人往刚才的房间走。老秦本人先撤了,他还有几个下属仍在,大家彼此熟稔,不是与隆兄打牌,就是和子歉喝酒。

    返回房间的途中,周启秀免不了又数落了周瓒几句,无非是那些听得耳朵起茧的老话。周瓒也不顶嘴,只是满不在乎地听着。子歉跟在周启秀身后,一贯的沉默不语。

    周瓒从来不插手周启秀公司的事务,自己一个人在外瞎闯荡,周启秀平时并不指望他。今晚的饭局主角是老秦,来到老秦内侄的会所之前,他们已经在周启秀事先安排的餐厅用过了晚餐。当时周瓒并未参加,周启秀自己和子歉出面应付足矣。之所以这时才把周瓒硬叫过来,是因为周启秀早料到老秦会先走,而他身边那几个得力的人若留下来继续玩闹,都是少壮年纪的人,夜已渐深,以周启秀的身份和年纪作陪反而多有不便。

    子歉人是能干的,再大的项目交到他手里,周启秀都不会担心犹豫,唯独这样的场合,他太过端方严谨的性子反而施展不开,倒不如阿瓒这浪荡子如鱼得水。更何况阿瓒和老秦的内侄臭味相投,向来交好,这种场合有他在更合适。周启秀常在心中抱憾,子歉和阿瓒这两个孩子各自走了极端,若子歉学得阿瓒半分奸猾手段,阿瓒能有子歉的忠直靠谱……想到这里他也暗笑自己荒唐,活了一大把年纪仍然贪心如故。

    周启秀早些时候让子歉打电话把周瓒叫过来,周瓒这小王八崽子居然还推脱拿乔,说自己又不是他们公司员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晚上早已另有安排。周启秀气得肝疼,亲自打电话,破口大骂再施以利诱,他才不情不愿地露面。

    父亲的数落对于周瓒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他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周启秀对他其实也没多大办法。平时一个只管说,一个爱听不听,俨然已成为他们默认的相处模式,说过也就算了。可老秦走后周启秀就看出来了,儿子今天心不在焉。

    当周启秀再一次说到“我不要求你成多大的材,你就不能踏踏实实做点正经事?说出去我都替你丢人,你要是有子歉一半……”本来这已是周启秀训子的“总结陈词”,可一直装作耳聋的周瓒不期然地笑了一声,道:“爸,你说我这么不成器是遗传了谁?你看子歉什么都好,按说也不是你的基因有问题,那肯定是我妈的种不行!”

    周启秀一怔,过后只觉得血直往头上涌,扬起手恨不得打死这个不肖子,可看着那张既像自己,也像亡妻的脸,颤抖的巴掌怎么也落不下去。

    正僵持中,有双手稳稳地在周启秀手臂上扶了一把。

    “二叔,阿瓒开玩笑的。”子歉说。

    周瓒挑眉,继而也吊儿郎当地附和道:“是啊,爸,你的幽默感怎么连子歉都不如了。”

    周启秀深呼了几口气,平复了心绪,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如果嘉楠还在,看见这般场面,必定嘲笑他竟被儿子堵得下不来台。嘉楠不是慈母,但她的宝贝只有她能教训,人前护短得很。周启秀曾经认为这个不肖子谁都不像,现在看来十足是他与嘉楠阴暗面的结合体,像他精于算计,也像嘉楠偏执刚烈,笑眯眯地往人心里最痛的地方捅刀子,偏偏还让你喊不出声来。

    “我让你来干什么的?别杵在这里。”周启秀挥手让周瓒离自己远一点,见他欣然转身要往房里走,到底没彻底消气,又对儿子说:“你上次说的那个什么小额贷款公司的事我不同意,我不会把钱借给你的。”

    这几年,周启秀虽已放弃了让周瓒接班的打算,然而他依然看不上儿子在外面的那些所谓的“事业”。周瓒的妈妈冯嘉楠去世后,名下的一切都给了儿子,那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冯嘉楠死前已与周启秀离婚,周启秀不便插手过问这些钱的动向,据他多方面了解,这几年下来,除了一部分股权和不动产这些不便出手的东西之外,周瓒手头上可以动用的钱已经折腾得所剩无几。这些钱大多被周瓒投入到各种各样的行当里去。光周启秀知道的,就有酒吧、各类餐厅、小型酒庄、夜总会、足浴会所、车行、宠物医院……总之吃喝玩乐无所不包。周瓒今天对这个感兴趣,改日又热衷于另一行,随性得很。就连这些在周启秀眼里不入流的“生意”,也没有一桩是他独资的。他如同散财童子一般把钱交到别人手中,自己乐于做一个小股东,这样不必被纷繁的事务困住他胡天胡地的心思,还结交了一拨又一拨的狐朋狗友。

    周启秀年轻时也有过风流荒唐的时光,但在事业上他是踏实勤恳的,否则也不会从一穷二白博得今日的名利地位。是故周瓒的这些事迹周启秀听到一次,就牙痒一次。他甚至盼着儿子早些败光他妈妈留下的那点家当才好,让他尝尝吃苦受穷,走投无路的滋味,磨掉那身纨绔气,说不定还有得救。偏偏周瓒那些遍地开花的“生意”如百足之虫,多年来竟死不透。这边经营不善倒闭了,那边又开了分店,导致周瓒在外晃荡多年,上不成下不就,但总饿不死他。

    这次的小额信贷公司是周瓒近期极感兴趣的一件事,需要的前期资金投入不低。周启秀知道周瓒一定是手头上暂时周转不过来了,否则也不会打起他的主意,回来问他借钱救急。如果说今天之前周启秀还犹豫着要不要看在儿子鲜少向自己开口的分上再让他胡闹一回,眼下见他那气死人的样子,真不该再继续放任他下去了。

    周瓒闻言回头,面上不惊也不惧,善解人意地回道:“爸,你就别操心了,钱的事我已经想办法解决了。你没借钱给我,公司开业我照样给你发帖子。”

    周启秀狐疑地眯起眼打量儿子。周瓒有万般不好,但他有两个原则,是冯嘉楠在世时严格约束形成的。一不向朋友借钱,二不可卖物。他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供银行抵押了,这也是周启秀乐于借此挟制他的原因所在。他哪来的钱解困?

    “你又去打小善主意了?”周启秀也是玲珑心思的人,沉吟片刻便想到了最有可能性的答案。

    周瓒捕捉到子歉木讷平稳的面色微微一变,他嘴角的笑意晕染开来。

    “果然是我亲爸。”

    周启秀觉得自己迟早要在周瓒面前中风。上次祁定和他喝茶的时候无意中提起,小善的体己钱统统不在她自己身上,都被周瓒拿去开宠物医院了。周启秀回来臭骂了周瓒一顿,责令他一周之内把钱还给小善,否则要他好看。一周后,周启秀亲自去问小善钱索要回来没有,小善的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为保险起见,周启秀要看周瓒还钱的凭证,小善却说,周瓒把钱还给她以后,顺便帮她做了个理财方案——让她一半直接入股宠物医院,一半入股他朋友的连锁水果行,比她平时在银行存定期强得多了。

    气归气,周启秀记得周瓒这次问他索要的金额可不是笔小数。他追问道:“小善哪来那么多钱?”

    问的时候他心里已有不祥预感。果然,周瓒笑吟吟地说:“我们把旧街的两个铺面抵押了。”

    周启秀自诩风度过人,这时也有脱鞋子砸人的冲动。旧街的铺面是祁定夫妇给女儿的嫁妆之一。

    “连女人的钱你都骗,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周启秀只能一再摇头。

    “刚才不是说了,你是我亲爸。我也是你亲儿子!”周瓒笑着,一手推开了房间厚重的木门。

    隆兄一见周瓒进来,连连招手让他过来喝一杯。周瓒一屁股坐到他身边,道:“你姐夫又高升了,恭喜啊。”

    隆兄暂时放下手里的扑克,附在周瓒耳边笑着说:“我那外甥女晚饭时也在,走的时候失望得很。你努力一把,我们就同喜同喜了。”

    “滚,满嘴酒气喷我一脸。”周瓒一把推开隆兄,也开玩笑般说:“我既没那个心,更没那个胆。”

    隆兄心有戚戚然,“也是,换我也不干。你现在这样多好,随心所欲,无牵无挂,我都羡慕。”

    隆兄大名“隆洶”,是老秦妻子的亲弟弟。他出生在部队大院,长辈多是军人,这个名字起得本也不差,颇有几分波澜壮阔之意,和他本人仗义不羁的脾性也是相投的。无奈成年后这名字被赋予几分别的意味,每次陌生人叫起时都会嘴角抽搐几下。他却并不忌讳,反当作一件乐事,自我介绍的时候总故意挺起胸膛,让人有所联想。隆兄比周瓒要大几岁,周瓒的随性浪荡极对他胃口,两人一拍即合,时常凑在一起胡闹。

    和家里人不同,隆兄不爱当兵,早早复原回来,借着家里的人脉,做生意也顺风顺水,涉猎极广,当地最有名气的几家娱乐场所均有他的出资。他姐夫老秦膝下只有一女,与发妻感情深厚,因此对内弟多有倚重。近年来老秦仕途顺遂,隆兄在许多人眼里更成了红人一个。就连周启秀本不喜隆兄的行事风格与为人,但也得卖他几分面子,对周瓒和他的交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秦既已离开,周启秀也没心思久留,和隆兄客套几句,吩咐子歉和周瓒好好陪着,自己便离开了。周瓒再顽劣也陪着老父亲到了门口。周启秀上了司机开过来的车,摇下车窗对子歉说:“看着他们一点,别玩得太过。”

    见子歉点头,周启秀又换了副神色盯着周瓒,低声道:“我再说一遍,你和老秦的内弟混在一起,玩归玩,不许……”

    “我知道了!”周瓒没等父亲说完就接过话。他知道周启秀要他决计不可以和隆兄有任何经济上的往来,他确实也没逾越。周启秀原本怕他答应得太快没往心里去,转念一想,这个小王八崽子虽然不听话,但涉及他切身利益的问题他从不含糊,于是点了点头,又说:“还有啊,晚饭时我看阿珑的样子……”

    “我没搞她,也没打算让她搞我!以前、现在、以后都不会!”周瓒火了,怎么今天一个两个都当他是淫虫?他有那么饥不择食,霖泽苍生吗?

    周启秀是抱着商榷的语气随口一说,哪料到儿子反应这么激烈。年轻人口无忌惮,听得他面色也有些难堪。

    “什么‘搞’来‘搞’去,跟你那些狐朋狗友学得越来越粗俗。你心里有数就好,进去吧。”

    周瓒看着父亲的车开走,真想告诉他,这个“搞”字其实是从品学兼优的祁善同学那里现学现卖来的。

    “走吧。”

    子歉轻轻拍了一下周瓒的肩,示意他与自己回到会所里去。周瓒朝他笑笑,两人前后脚地进了大厅。

    “两位这边请。”

    过道处候着他们的还是那个年轻的女侍应生,今天她和另一个男招待专职负责周瓒他们的包房。

    周瓒瞧了她一眼,春风和煦地说:“站一整晚了吧,里面时间长着呢。该干吗干吗去,有事叫你。”

    他说着,放慢步调回头,子歉在看手机,走慢了几步在他身后。

    子歉惯是雷厉风行的做派,处理事情鲜少婆婆妈妈,一句话能在电话里说清楚的,绝不多半句废话。周瓒看他此时拇指在手机按键上移动,心知电话另一端牵着的是谁。

    周瓒耐心地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待子歉跟上来,漫不经心地问:“今晚喝了多少?”

    “一瓶红的,半瓶白的。还好。”

    “相对你的酒量来说是还好。看你脸色,我还以为不止喝了这些。”

    兄弟俩随意聊着,女侍应生机灵地上前替他们开门。子歉点头致谢,与女侍应生擦肩,目光在她脸上有片刻停顿。周瓒不动声色,尽收眼底。

    两个老头子都走后,房间里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喝酒调笑也随性了许多。隆兄打了个电话,少顷七八个身材高挑的妙龄女郎款款而来,或清纯或风情,衣着入时却并不艳俗。

    隆兄搂着周瓒的肩膀,对他与老秦的另一名部下笑道:“一般的庸脂俗粉我也不敢找来污你们的眼。这几个是兄弟我和明灯山庄景区合办的模特大赛里比较拔尖的,叫过来见见世面。”

    他点点头,几个女郎各自寻得目标入座,不知什么时候,灯光也暗了些许。老秦的部下对他身边那个短发的美人相当满意,拉着她的手一起唱MyHeartWillGoOn。隆兄一手抱一个逗得她们咯咯笑。

    周瓒腿上也坐了一个,及肩发,长圆脸,五官精致,细腰丰臀。她接过周瓒手里的玻璃杯抿了一口里面看不清什么颜色的液体,诧异地嗔道:“你喝这个?”

    周瓒喝的还是老头子们留下的茶,顶尖的庐山云雾茶,只不过为了应景,他倒在了威士忌杯里。

    “怎么,你不准?”周瓒那双眼睛,不笑犹带三分情,何况此时面色身体俱是放松着,像夜色里的猫。那女子是见过风月的,心也微微一动。

    不待周瓒开口,隆兄招手叫来侍应生给他重新倒了一杯热茶。

    “不敢喝我碰过的?嫌弃我?”怀里的女子做出有些受伤的姿态。

    周瓒微微笑着,凑近她鬓边低语:“是不敢喝,怕醉。”话音刚落,就被娇嗔的佳人连连推搡了几把,他只是笑,眼里隐隐有期待,待会儿说不定还有一场好戏。

    唯一没有融入这靡艳之中的只有子歉,他任陪她的女子坐在身畔,却只是自顾喝着酒。在场的人都不是头一回与子歉打交道,知道他就是这样,也不是故作清高,他只是自己不热衷此道,却也不干涉别人喜欢。

    那女侍应给周瓒倒了茶,又极有眼力见地半跪在矮几前为子歉空了的杯里续酒。子歉垂首似在打量她,半明半昧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女侍应服务完毕,躬身退出房间。子歉与对面沙发上的人聊了一会儿,放下酒杯走了出去。

    周瓒心中一定,露出了今晚最舒心的一个笑容,与怀中女郎的对话也益发笑语晏晏,直逗得她芳心鹿撞。他徐徐喝完剩下的半杯茶,又与隆兄讨论了一轮股市,才拍了拍坐在他大腿上那个弹性颇佳的丰臀,懒洋洋道:“重死了,动一动。”

    “怎么动?”那女郎咬着唇笑。

    “随便,别压着我就行,腿麻了。”他一脸无赖,偏又语气温存,“你参加模特比赛确定体重没有问题吗?”

    他在隆兄的大笑声中出去活动一下发麻的腿脚。轻车熟路地左行右拐,到了员工更衣室附近驻足,果然听到里面传来细碎的轻语,间或有零碎的只言片语飘入耳中,竟是丝毫听不懂,像某种少数民族的俚语,还夹杂了数声感慨,仿佛低泣。

    这就对了,周瓒大为快慰。子歉现在一副城市精英样貌,很少人知道他十九岁以前一直生活在周瓒留守农村祖宅的大伯身边。那个山村旁多有少数民族村寨,子歉会说俚语很正常。周瓒也不担心听不懂,他有的是办法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周瓒回到房间没多久,子歉也去而复返。周瓒故意叫人进来替他换水,那女侍应进来,面色如常,只是眼角略有发红,不是有心人未必能觉察。周瓒当然有心,他看到的不只是刚擦干的泪痕,似乎还有一丝失望。

    隆兄也朝那年轻的女侍应生多瞄了两眼,见她个子娇小,细看藏在衣服下的躯体玲珑有致。皮肤细腻微黑,大眼樱唇,颇有几分娇俏。隆兄在周瓒耳边小声道:“这小妞还不错,小野花一朵。要不是你特意交代我把她从KTV那边弄过来服务,我还真不知道我手下有这么一个人。上手了吗?”

    周瓒但笑不语。这时有人提出该散了,众人附和。隆兄和周瓒客气地挽留了几句,大家便开始相互道别。送走了大多数人,子歉拎着外套要去停车场,周瓒拉住他。

    “你喝太多了,我送你。”

    他们虽是兄弟,但实则关系尴尬,平时往来并不密切。子歉是无可奈何,周瓒却是有意地敬而远之。今晚他主动提出相送,子歉意外过后,面上浮现出几分感激,正想说话,被周瓒抢了先。

    “我是看在小善的面上。你要酒后出了事故,她还不知道会怎么怨我。”

    周瓒说完自顾系安全带,抬头看到子歉默默在打量自己,耸肩道:“哦……对不起,我忘了你们还不打算公开。当我没说过。”

    “自家人何必那么见外。”子歉平静地说,“大家知道也是迟早的事。”

    他上车的时候已经注意到后排还有一件行李,很眼熟。

    周瓒顺着子歉的目光往后望了一眼,热心道:“是了,你的红米糕还在我车上,要不要顺便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