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八章 命有“双子”

2018-11-27 15:43:1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哟,一段时间没见,咱们家小娇又长高了不少,你们看他是不是越来越像他爸年轻时的模样?不知道又要祸害多少姑娘家。”

    三叔一张嘴就开起了周瓒的玩笑,仿佛没看到大伯母给他使的眼色。家里人谁不知道周瓒最听不得别人提起他这个可笑的乳名?更何况今天冯嘉楠在场,老三偏还扯到周启秀当年的风流事,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冯嘉楠低头喝茶,周瓒也不恼,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笑嘻嘻应道:“三叔女儿生得多了,也开始替小姑娘操起心来。”

    他的声音犹带着少年变声期的沙哑,仿佛说着特别有趣的事情。饭桌上顿时有几秒的沉寂,好几道目光齐刷刷地聚拢在周老三的脸上。老三脸一僵,随即干笑着拍自己的嘴,说道:“三叔眼神不好,谁说你像足你爸了?一张口活脱脱是我二嫂的调子!”

    “我姓周,要是不像我爸我妈,不是跟别处冒出来的野种一样了?”周瓒的后半句话声音压得很低,仿佛是对身边的祁善说悄悄话,却又足够让有心人听得一清二楚。

    祁善正嗑着瓜子,闻言一副吞了瓜子皮的窘态。

    冯嘉楠赶在丈夫发声之前瞪了儿子一眼,“小孩子净知道瞎说。”

    一旁沉默着的大伯母看着面皮微红的周启秀,忙出来打圆场。她和蔼地对着祁善笑,“小善也长成大姑娘了,要没人提醒我差点认不出来。你爸妈还好吧?上回阿瓒他大伯父的腰痛,多亏了你妈妈给的方子才好起来,回头替我谢谢她。”

    沈晓星供职于某中医药研究所,祁善并没有听说她和周瓒大伯母家还有交集,想必是阿秀叔叔出面讨的方子。

    她随周瓒叫“大伯母”,连连点头说一定代为转告。

    温顺有礼的祁善显然更容易博得长辈的欢心,大家也乐于避过“刺头”,将话题转移到她的身上。

    “莫非这就是你们提过的——阿瓒的‘小媳妇’?”说话的是周瓒大伯母的弟媳。她笑着把祁善全身打量了个遍,打趣道,“还真是有缘分,难怪两个小家伙看上去亲近得很。王大仙说话一向是很准的,可惜他早就不在了,否则我也想找他替我闺女算一算。”

    大伯母笑着点头,这是周家大多数人都知道的一段“趣事”。

    因为周瓒和祁善出生时间只相差一天的缘故,当年他们的周岁生日是一道办的,热热闹闹地摆了将近百桌。周瓒未足月便落地,襁褓里大病小病不断,周启秀那边的亲戚因故只来了大伯父那一支作为代表,可家里的老人特意让大伯父夫妻带了个据说特别灵验的算命瞎子同行,希望他替体弱多病的小孙子摸摸骨,测个八字,好想出个保他平安长大的法子。让周瓒恨得牙痒痒的“小娇”便是因这算命瞎子而得名,说是起个女孩的小名可以保命消灾。

    冯嘉楠那时便不喜这些封建迷信活动,十分抗拒那算命瞎子接触她儿子,无奈碍于周启秀的情面不好当众拒绝,心里只当这是乡下人的愚昧,周启秀却待那瞎子为座上宾。算命瞎子给周瓒定了小名,又给了他护身符和百家米,然后便坐在大伯父夫妻身边大吃大喝。当周启秀夫妇和沈晓星夫妇齐齐抱着两个小娃娃到他们这一桌敬酒致谢时,被周启秀向众人引见并称为“大仙”的算命瞎子借着酒意飘飘然起来,摇头晃脑地夸周启秀是大富大贵之相,且命中注定有“双子”。

    当时计生政策早已普遍施行,周启秀还是公职人员,不大可能再有另一个孩子,况且冯嘉楠已无法再次生育。瞎子这话一出,在场众人都当他是胡说八道,只有少数人注意到周启秀微微变色的脸,而冯嘉楠抱着孩子的手悄然握拳,指节均已泛白。

    周瓒的大伯母听出不对,立即扯着“大仙”的衣袖,连称他喝醉了。

    那算命瞎子也是人精,最擅长从他人语气中揣摩人心,主人家的沉默让他顿时酒醒了几分,意识到自己言语出了差错,唯恐丢了即将到手的酬谢,动了动翻白的眼珠子,随即笑着对众人解释说,他的话只讲了一半——所谓周启秀“命有双子”的意思,是他窥得天机:今天和周启秀儿子一道办周岁的小女娃有旺周家人的命格,将来注定成为周家的儿媳妇。他们两家交好,周启秀夫妇也会将儿媳视如己出,和亲生的无异,可不就像自己多了个孩子!

    这种说法有脑子的人都能听出其中的牵强,却是周启秀化解眼前难堪的唯一方式。他半开玩笑地捏着祁善包被里露出来的小脸蛋,笑呵呵地对沈晓星夫妇说:“难怪我越看小善越喜欢,原来还有这个说法。你们俩不嫌弃阿瓒的话,就这么说定了。我把话放在这里,小善以后就像我的亲生女儿一样。”

    他说着又搂紧了身体僵硬的妻子,柔声道:“你不是总说以后要让阿瓒娶小善过门吗?大仙都说她注定是我们家的儿媳妇,你不高兴?”

    祁善的母亲沈晓星当时眉头微皱,和丈夫对望了一眼。他们和周启秀一家亲近是一回事,但天底下没有一对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被人当枪使。他们毕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心中有淡淡的不悦,脸上并未显出来,只当算命瞎子是个笑话。况且嘉楠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周启秀也有些稳不住了,他们看不过去,也只得先化解好友的燃眉之急再作计较。

    于是沈晓星夫妇俩只是笑笑,并不言语。倒是冯嘉楠回过神来以后,红着眼眶,当着所有人的面解下了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羊脂玉,轻轻搁在祁善的包被里,挤出笑脸道:“阿瓒一直吃着晓星的奶,小善一见阿瓒就咿咿呀呀地笑。真要被说中了的话,也是我们儿子的福分。”

    沈晓星知道那块羊脂玉是冯家祖上传下来的,算是冯嘉楠贴身的宝贝,不过是一个玩笑,哪里能就此收下这东西?冯嘉楠见好友夫妇俩推辞得坚决,只得将那块玉暂时又放回自己身上,说:“那我就替小善再收几年,迟早是要给她的。”

    周家人和算命的瞎子都松了口气,这件事就此揭过。然而周瓒和祁善的这段“佳话”却在几家人之间传开了,记得这件事的人都喜欢把祁善叫成周瓒的小媳妇。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耳边相关的戏谑一直没有断过,甚至他们的父母有时开起玩笑来也相互称对方为“亲家”。

    “可不是!”

    这是冯嘉楠也默认的事,大伯母乐于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这王大仙眼睛看不见,心敞亮得很,别说当面摸骨算的命,就算拿着别人穿过的衣服、用过的东西,也能断出凶吉。十几年前,我们邻村有人想试探一下他的本事,故意拿一件刚过世的人的衣服让他给算一算。谁知他的手一碰到衣服,就直说‘阴阳相隔’,他只替活着的人算命。你们说神不神?”

    周瓒腹诽,他可是听说王瞎子是暴死在赶圩途中的。若他真像传闻中那样料事如神,怎么唯独算不准自己的死期?

    可他没有把这话说出口,和他们争辩这些有什么意思?他暗自看着他心事重重的父母,唯恐天下不乱的三叔,貌似和善实则有求于人的大伯母夫妇,还有一干看戏的远房亲戚,忽然觉得没劲透了,连带这包厢里的空气都让人厌倦。

    周瓒最后将视线停留在祁善身上。这包厢里只有她一个人是真心为填饱肚子而来的。不管身旁的人谈笑风生还是说话夹枪带棒,她都若无其事地低头嗑她面前的瓜子。

    ——“既然王大仙有话在前,这事八九不离十了,难怪我一眼看小善就像周家的人。”

    ——“孩子还小,当他们的面说这些干什么?”

    ——“好好好,不说不说……他们也不是不知道。”

    ——“再过几年,说不定就能喝到喜酒了……”

    祁善还在嗑瓜子,等着服务员上菜。仿佛满桌飞的那些戏谑统统被她隔绝在身外,别人说什么都与她无关,她既不会生气,也不会害羞。因为有服务员把汤端上来的缘故,饿了半天肚子的她嘴角还现出了一丝微笑。

    周瓒莫名地愤怒,凭什么她置身事外?就好像这些荒唐的流言在她听来再正常不过,一如别人说打雷了会下雨,天晴了要收衣服。她是默认别人拿捏她的人生,还是觉得这些都无所谓?周瓒瞪了她好一阵,祁善也未曾觉察。她嗑瓜子时发出的细微声响在周瓒听来开始变得刺耳,和她嘴角的那抹笑意一样令人生气。

    吃吃吃,就知道吃!

    周瓒的手冷不丁地扫过祁善的瓜子盘。

    “有苍蝇!”他说。

    祁善面前的瓜子连带着壳一块被打翻,她毫无防备,吓了一跳,手徒劳地想稳住盘子,却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半杯热茶,当即惊呼一声,胸前的衣服已湿了一片。

    “烫着了没有?”冯嘉楠立即起身查看,飞快地接过周启秀递过来的餐巾替祁善擦拭胸前的水痕和茶叶渣,狠狠瞪了周瓒一眼,骂道:“你抽什么风?”

    周启秀也怒了,呵斥束手旁观的儿子:“看什么看,连对不起都不会说吗?”

    大伯母等女客连声询问祁善有没有被烫伤。

    周瓒心中刚冒出来的无措和不安被他父母的怒意所掩盖。横竖有那么多人维护她!

    “我又不是故意的。”他脱口而出。

    “回头再找你算账!”冯嘉楠在周瓒身边低声责骂了一句,拉着祁善说道:“走,小善,我陪你去洗手间看看。”

    祁善原本就被这突发状况弄得有些蒙了,现在大家都注视着她的窘态,弄湿的位置又在胸前,她越发红透了脸,背过身去擦了几下一塌糊涂的衣服。听见嘉楠阿姨说的话,忙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趟洗手间。我没什么事,你们继续吃饭吧。”

    说完祁善慌慌张张地在服务员的指引下去了洗手间。她只想尽快逃离别人的注视,哪怕是嘉楠阿姨的好心也让她感到难堪。

    祁善一去就是十多分钟。冯嘉楠知道小女生的心思,没有执意跟过去,但到底是放心不下,刚打算去看看,就听到儿子站起来说:“我去一趟洗手间,水喝多了。”

    冯嘉楠还能不知道周瓒心中那些曲曲折折的小门道,暗骂一声“臭小子”,人却坐住不动了。

    周瓒在女洗手间前又徘徊了好一会,祁善才低头走了出来,差点和翘首张望的周瓒撞上。

    “出来了?你没事吧?”周瓒瞥了祁善一眼,不自在地问道。

    “嗯。”祁善应了一声,头依然低垂着,眼睛看着别处。被茶水打湿的毛衫被她脱了下来,薄外套内只穿了一件单衣,虽然并不透明,她的手仍下意识地捂在胸口的水渍前。

    这并不是周瓒想要看到的结果,他一时心里不痛快,想要作弄祁善一下,让她嗑不成瓜子就行,没想到惹了祸。

    “没事最好,我快要被他们骂死了。”他看着祁善瓮声道。

    祁善默不作声,脸上也没有表情。

    她生气了?偏偏还是闷葫芦一般,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像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

    “小媳妇”这个刚被别人拿来取笑过的称谓让周瓒心中五味杂陈,又想起了不久前的事由。

    “你是傻子吗?谁欺负你都无所谓?”周瓒有些气恼,本来试图表达的关心说出口却变了味,“别人拿那种事来说笑,你居然能装作听不见。你是不是女孩子?我都替你脸红!”

    泼洒在祁善胸前的那杯茶温度不低,她衣下的皮肤红了一片。现在这胸口微辣刺痛的感觉跟她头脸上的热燥比起来倒成了小事一桩。

    祁善活了多久,听闻她和周瓒是“天生一对”的说法就有多久。她从不回应,心里却早已习惯。她学不会周瓒那么尖锐,也搞不懂他为何对这件事抵死抗拒,若不喜欢,当作玩笑话就算了,总不能每次都让别人下不来台,自己也落得尴尬。可周瓒现在的口气和说话的样子,让祁善再一次深刻体会到他对“天生一对”这件事的厌恶。哪怕只是种假设,都足以令他每每怒火中烧。

    祁善不禁也盯着周瓒的双眼看,想知道他眼中的自己是否当真面目可憎?也是,她像个白痴,那么木讷笨拙!就连现在,明明心里像千万双手在抓挠搓揉,面上也只是怔怔的。

    她绕开他继续前行。周瓒再度挡住她去路,逼问道:“我有艺考的打算,是不是你告诉我妈的?”

    这件事周瓒只对祁善一个人透露过,也只是个一闪而过的念头罢了,转眼他妈妈就听见了风声,他没理由不怀疑祁善。

    祁善闻言一愣,迅速想到了昨天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嘉楠阿姨和自己的“谈心”。嘉楠阿姨问了一大堆祁善的学习情况和对高考志愿的想法,就像以前闲话家常,其间难免涉及周瓒。她们亲如母女,一向无话不谈。祁善无法确定自己是否在无意中走漏了口风,被嘉楠阿姨听出了端倪。

    他们一家都是人精,祁善在周瓒面前尚且被吃得死死的,若嘉楠阿姨真有心套她的话,难保她不会无意中做了“叛徒”。

    “我……我不知道。”祁善不想说谎,声音也弱了下去。

    “就猜到是你干的好事!”周瓒恨道。

    “她绕了好大一个圈子,问的都是关于我的事……”

    “明知自己蠢,你不会闭嘴?”

    “她是长辈,我怎么好不回答!”

    “你这么贴心,干脆叫她一声‘妈’好了,反正你们是一路的。”

    “阿瓒,你讲点道理。嘉楠阿姨也是关心你,你什么都不跟她说……”

    “那也轮不到你来多嘴!”

    祁善眼角红了。周瓒更加恼怒,她的口气和他妈妈越来越像,这个发现让他不寒而栗。

    “你那么爱当我妈的走狗爪牙,她给你什么好处?”周瓒低头审视祁善,牵动嘴角笑笑,嘲弄道,“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我妈的儿媳妇了!”

    他说完静静地等了一会,只等到她困在眼眶的湿意和肩膀微微的颤抖。

    祁善深深吸了几口气,转开脸去对周瓒说:“我先回家了,你帮我跟叔叔阿姨说一声。”

    她走得很快,最后说的几个字都变了调。周瓒带着胜利的快感目送祁善消失在过道尽头,手中抓着自己脱下来的外套,不知为什么丧失了所有的胃口。他这就去拿了背包走人,管他们各自安的什么心思,让这场饭局见鬼去吧!

    老天好像听到了周瓒心里的声音。当他回到自家预订的包厢,只看到遍地狼藉。整桌饭菜被人掀翻在地,在场的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