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

搜索
查看: 7|回复: 0

[随笔美文] 《高原的百合花》作者:三毛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268 天
连续签到:29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1-1-9 10:59:08 奇书楼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飞机就要降落在世界最高的机场“埃阿尔多”时,坐在我后面的一位欧洲旅客已经紧张的先向空中小姐要氧气了。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瘫在位子上的中年人,这时前面几排的一个日本人也开始不对劲,唉的叹了一口长气便不出声了。

  两个空中小姐捧着氧气瓶给他们呼吸,弄得全机的旅客都有些惶惶然。

  我将自己靠在前面的椅背上,脸色苍白,话也不能说,两手冰冷的。

  旁边一位来过拉巴斯的日本老先生一直握住我的手,替我拿一本薄书,口里温和的说:“不要怕,先不要就怕了嘛!”

  其实我根本没有一丝惧怕,只是因为飞机下降,正在剧烈的晕机而已。

  “到了之后慢慢走路,不要洗热水澡,不要吃太饱。更不可以喝酒,第二天就没有事了。”

  “我不是—”

  还没说完,那位日本老先生又加了一句:“不许讲话,省氧气!”

  听他那麽吩咐,我先噗的笑了出来,便真的一句话也不讲了。

  下机的时候,手提的东西全托给米夏,知道自己心脏不太好,便不逞强了。

  海拔四千一百公尺的平原是我生平所面临最高的地势,在这,机场的跑道也比一般的长;因为空气的阻力不同了。

  第一日上到这高原,尽可能一切放慢,我的步伐慢的如同散步,飞机上警察看的笑了起来。

  玻利维亚,这南美的西藏,过去每当想起它来,心里总多了一分神秘的向往。

  即使只在机场吧,那苍苍茫茫的大草原呈现了不凡而极静的美。

  入境的人很多,一些没事似的人去排队了,另一些大约如我,是第一次来,大半先坐着,不敢乱动。

  对于一个旅客来说,一个国家的机场是否豪华其实并不是很重要的,查照的海关人员是不是办事快捷,态度亲不亲切,才是旅客对这国家最初步的印象。

  玻利维亚的机场虽然不算太气派,可是无论在哪一方面,他们都给了旅客至诚的欢迎和周到,使人宾至如归。

  旅客服务中心交给我的资料对我们来说仍是有些太贵,宾馆的一长列名单上,没有低于四美元一日的地方,有些更贵到一百美金左右一日了。

  进城的公车说是没有的计程车可以与人合并一辆,收费非常合理合五毛美金一人。

  坐上计程车还不知人去哪家旅馆,这已习惯了,心中并不慌张,开车的司机先生是最好的顾问,他们会带的。

  司机先生不仅热心,同坐的三位玻利维亚人也是极好,他们替我们想出来的旅社,却因价格太低了,另人有些茫然。

  “我可以付再高些的,最好有私人浴室。”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车子因找旅馆,绕了好几个弯,结果停在旧区女巫市场斜斜的街道边。

  一看那地方风味如此浓烈的区域,先就喜欢了,下得旅馆来一看,又是好的,便留住了。

  付车钱的时候,因为麻烦了司机,心中过意不去,多付了20%的小费。没有多少钱,那位司机先生感激的态度,又一次使人觉得这个国家的淳朴和忠厚。

  放下了行李,先去街上摊子买古柯叶子治将发的高原病,知道这是逃不过的。

  这些叶子在秘鲁的古斯各城其实我还有一大包没有用完的,只因害怕放在行李中带过境,海关当作毒品,因此便留下了。

  古柯叶事实上并不是什麽毒品,可能一吨的叶子也提炼不出几公克的古柯因。

  高原的居民将少数的几片拿来冲滚水喝,只是帮助呼吸而已。

  旅馆的餐厅冲来了一大壶滚水,问他们多少钱,说是不收费的。

  给送水的人一点小费,换来的又是连声道谢,这样的民风令人受宠若惊,好似是来受恩的一般叫人失措,不由得更加想回报他们。

  这一路来,只要进入了参杂着印第安人血液的国家,总多了一份他们待人的忠厚善良。

  厄瓜多尔亲如家人,秘鲁亦是一团和气,而今的玻利维亚,更是厚拙。

  在这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高原国家里,只住着不到六百万的居民,这70%是印第安人,25%是西班牙本地人混血,5%是欧洲移民来的白种人。

  玻利维亚是南美洲两个没有海港的国家之一,它的西部是秘鲁与智利,东北部与巴西交界,南边有阿根廷和巴拉圭。

  在1879年以前,玻利维亚原先的领土本是一直延伸到太平洋的,因为一场争夺沙漠矿场的五年之战,那片沿海的土地被智利夺去,直到现在没能讨回来,虽然智利同意玻利维亚使用原先的一个海港,但是在意义和便利上便不相同了。

  虽说拉巴斯是一般公认的世界最高的首都,事实上玻利维亚真正的首都却在另一个城市—苏克列。

  只因外交使节团及政府部会都在拉巴斯办公,而苏克列只有最高法院仍在那开庭,普通都将拉巴斯当作了这个国家的都城。

  初抵拉巴斯,除了呼吸不太顺畅之外,并没有过分的不适,加上以前厄瓜多尔及秘鲁高原的经验知道如何冲古柯茶并且服药,静躺两三个小时休息之后便没有事了。

  女巫市场

  没来玻利维亚之前,参考书中提到几次此地的巫术街,说是不能错过的。

  没有想到自己的旅馆门外没有二十步便是那条著名的横街。

  休息过了之后,赶快穿了厚衣服到街上去玩耍,高原的夏天,即使是正午,也穿一件薄毛衣,到了夜间便要再加一件了。

  石板砌的街道斜斜的往城中心滑下去,好份欧式老城的情怀,却因当年西班牙人的进占南美远远的将这欧风一路建到另一个大洲来。

  便在那些美丽的老建筑下面,放着一滩一滩的街头店铺,守摊子的嬷嬷们,披着丝制本色花拖着长流苏的披肩,穿着齐膝而多褶的大裙子,梳着双条粗辫子,一个个胖墩墩的在卖她们深信的巫术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提示
1、禁止发表纯字母或标点回复,如“aaaaaaa”“hfeuihfeihfiwhfwe”“iiiiiiiiiii”等
2、禁止用输入法随意打出的无意义回复,如“韩的积为大发热”等
3、过于简单的回复,如:“谢谢!谢谢!谢谢!谢谢!”“good!good!good!”等
4、相同内容连续在三个主题贴以上的回复,严重者相同的回复连续翻顶旧贴,造成整个板面被冲占
5、全民举报恶意灌水:www.qishulou.com/thread-427268-1-1.html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