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

搜索
查看: 2|回复: 0

[经典文章]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299 天
连续签到:25 天
 楼主| 发表于 2021-1-16 10: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它像恋人一般深情拥抱着古今中外的文人,它深知越是刚强的人,越是内心柔软。一颗颗不屈的魂灵,总会日夜发出悲鸣。这,令它强大。在汨罗江畔,它曾苦口婆心地劝阻形容枯槁的屈子,却无力阻止其投入冷冰冰的黄泉水。从此,它对那一汪汪或青或碧、或狭或阔的水又爱又恨。这些活水令其无比强大,伸展伸展四肢,摆动摆动触角都有擎天撼地的伟力,让无数凡人为之痴狂。它明白,这便是本源的力量。

  然而,它又无比憎恶着这脉源泉,因为这一派浩渺的浮光,吞噬了太多恋人的生命。它能够把他们的名字如数家珍地报上来。孕育着《诗经》的黄土地上,有陈天华、王国维、朱湘、老舍……。散发着异域格调的大洋彼岸,有哈特·克莱恩、莎拉·蒂斯代尔、弗吉尼亚·伍尔夫……一次次无奈地看着招魂幡引渡着这些才华横溢的恋人奔赴生命大道,它却无能为力。就好像一味药,在医痴医愚医麻木医冰冷之余,死亡是它偶尔出现的副作用。虽痛,却弥足珍贵。

  它从未想过自我的命运,只是跟随着一众恋人从幽幽太古穿越至今。然而当听到现实无比热闹的喧嚣,它低头看了看自我,隐隐有了忧虑。过去的它是多么健壮,一灯如豆的暗昧长夜,风吹林动的飒然松涛;伴着青灯古佛夜读的清秀书生,偎着临江绣楼眺望远方的红袖思妇;无边落木萧萧,暗香浮动黄昏;千山暮雪,冷月秋笛;寒鸦老树,孤雁悲啼。那些原配的世界,那些旷古的幽静和伟大的哀愁,令它一时膀大腰圆,气壮如牛。

  它从未想过以前能发出吴侬软语的朱唇在此刻也能亢奋地云天变色,只可是声音如鸦鸣般呕哑嘲哳;它也从未想过若是林妹妹不再流泪,而用裂帛般的嗓音去嘶吼“我在遥望,月亮之上”的农业重金属,那种临花照水、弱柳扶风的凄美怕是荡然无存。此刻的人都行色匆匆,脸上挂着堆起来的笑容,没有哀愁,没有发自内心的忧郁。即便有过汶川地震的短暂全民悲恸,创伤平复,人们依然用堆起来的笑容去迎接被阴霾环绕的阳光。长期的营养不良,它变得细脚伶仃、瘦成了一根游丝,但从未向人们请求过施舍。因为它明白,有知己在,有婴孩在,有人在,就有忧郁,有了忧郁,自我就存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提示
1、禁止发表纯字母或标点回复,如“aaaaaaa”“hfeuihfeihfiwhfwe”“iiiiiiiiiii”等
2、禁止用输入法随意打出的无意义回复,如“韩的积为大发热”等
3、过于简单的回复,如:“谢谢!谢谢!谢谢!谢谢!”“good!good!good!”等
4、相同内容连续在三个主题贴以上的回复,严重者相同的回复连续翻顶旧贴,造成整个板面被冲占
5、全民举报恶意灌水:www.qishulou.com/thread-427268-1-1.html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